悖论H( 续更) - · 被插进去了8000多字 【补】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悖论H( 续更) 作者:流苏

    · 被插进去了8000多字 【补】7

    为了配合多媒体播放,视听活动室的窗帘是遮光帘,平日里是收起来的,不过上一个使用视听活动室的班级显然没做好收尾工作,遮光窗帘把教室挡得黑黢黢一片,只有一个角落没拉好,倾泄了一地笔直的日光。

    午后的视听活动室,自然空无一人。

    但是现在有了。

    凌思南背靠着门边的墙壁,面对着身前把她整个人笼罩在逼仄空间里的凌清远,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

    凌清远的右臂搭在她头顶,另一只手伸过去,啪嗒,把教室门反锁。

    “你别乱来,这是学校……”凌思南小声说。

    “敢做不敢说?嗯?”凌清远穿着藏蓝色的校服西装,质料熨帖得没有一丝褶皱,就像他对所有外人表现得那样,不见半点瑕疵——藏在镜片后的眼底晕染着深深浅浅的情绪,却起伏得不留痕迹。

    凌思南怂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想要我说,我可以成全你,让整个学校都知道——昨天晚上我的姐姐爬上了我的床,在她亲弟弟的身下辗转求欢,流了多少水,有多想被我操……”他抬手摘下眼镜丢在一旁,一边说,薄唇一边抵着她的耳朵,情色地舔过耳廓,“……被她亲弟弟操。”

    凌思南整个人都绷紧了,全身紧缩着,憋在胸腔里的呼吸都不敢呼出来,抬手推拒着凌清远:“我没有求欢,也没有想被你……被你……”

    其实有的。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想过。

    “真的没有?”凌清远的笑声轻佻又蛊惑,“别骗自己。”

    “凌清远你别自恋了!我不知道你到底多有自信,玩过多少女孩子,但是我是你姐!你再发情也不要对我发情!”感觉被踩到了尾巴,凌思南气呼呼地反驳,她气凌清远,完全没有任何伦理界限地撩她,又气自己,竟然这么轻易地就被自己的弟弟撩到。

    “只有你。”他说。

    凌思南一愣:“什么?”

    “这种事,我只对你做过。”凌清远的头压了下来,压在她肩上,沉甸甸的,他的声音很低,像是承认了什么很糟糕的东西:“我不喜欢随便。”

    ……见到我第一天你就发情,分明很随便啊。凌思南在心里不经意地吐槽,可是又不敢明着说出来,不过凌清远居然从来没有性经验这种事,她确实没想过。在她心里,以弟弟的资本,就算女孩子不排着队上门,他想要的话,应该轻易就能俘获人心,怎么会一个都没有?

    第一个还是他姐姐,这也太悲惨了。

    是不是有什么人格障碍?联想到凌家的情况,再联想到弟弟平时在不同情境下的人格迥异的表现,凌思南越想越深以为然。凌清远和年少就能摆脱凌家的她不一样,一直生活在那样家庭环境下,虽然是被偏爱的那个,但是压力应该也不小,她了解凌父凌母的性格,一定会要凌清远什么都做到最好。

    可怜的元元,难怪变成这样子。凌思南心里对弟弟的怜惜之心发作,觉得自己势必要拯救他于水火。

    “……我帮你好不好?”她抬手摸了摸凌清远的脑袋,头发软软的,像是在摸一只小奶狗。

    “……”手下的凌清远僵了片刻,然后他抬头,眸子直直地望进她眼里:“在学校做这种事?”

    凌思南的脸登时一红,猛拍了一下弟弟的后脑勺:“我不是说那个!”

    凌清远贴在姐姐身上,低低地笑:“上一次你说这句话的时候……”

    被凌清远缠绕在耳畔的笑声撩得心慌,凌思南赶忙打断他:“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帮你找个女朋友,这样以后你要是有这种冲动,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女朋友做……”

    她清楚感觉到凌清远的身子又一次僵直了。

    凌清远的声音恢复了内敛自持,甚至隐含着一缕危险的味道:“姐姐,自顾不暇的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凌思南顿住。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你也没资格怜悯我,我说过我只是不喜欢随便,对我来说你是第一个……对你来说——我也是第一个。”

    凌思南惊讶地皱紧了眉头,这种事……他怎么知道?

    “何况……”凌清远趴在姐姐颈窝间,黑暗中邪气十足地翘起了唇角,修长的手指一颗又一颗地解开她胸前衬衫的纽扣,等到凌思南反应过来的时候,她饱满的胸脯已经从衬衫后露了出来。

    春天的校服是长袖衬衫加外套的两件套,午饭后凌思南和伙伴们在操场晒太阳,所以只着了一件单薄的衬衫,此时此刻衬衫被揭开,带着蕾丝花边的藕粉色胸罩随着她的呼吸起伏不已。

    凌清远托起姐姐被胸罩包裹的乳房,隔着布料揉捏。

    凌思南如临大敌,鸡皮疙瘩随着凌清远的动作掉了一地,伸手用力推他:“不要——”

    凌清远抬着下巴,看不清表情的昏暗里,她却仿佛能感觉到他嘴角上翘的弧度:“何况,我身边就有一个随时可以操的姐姐,我又何必舍近求远?”

    她用力推了一下他,却被凌清远在下一秒狠狠地压到了墙上。

    凌清远的头颅埋在她的颈边,牙齿咬了下去。

    她原以为会疼,紧闭了双眼,却不曾想他只是轻轻地咬了一下,牙齿即触即分,然后就被舌头填补上了空隙,湿软的舌尖沿着颈上的动脉一路濡湿,触电般的麻痹感在她的神经里游走,随着他的舌头游走。

    “啊。”她禁不住呻吟,又下意识收口。

    凌清远的头越来越低,埋在了她的胸前。

    “清远,不要这样!”她想推开他,然而下一秒凌清远的手掌控了一切——伸进了她的胸罩。

    那只好看的、适合弹钢琴的手,就这么夹在贴身的胸罩和她的乳房之间,指尖一拢就把她的乳收进了掌心中。

    “好嫩啊,姐姐。”凌清远喑哑着声音,抬头笑她。

    她的胸部被弟弟紧握着,双腿软得几乎快站不住,几乎要攀着凌清远才能维持。

    凌清远的放开了她头顶的手臂,另一只手也插入了她胸衣的空隙。

    两只手同时搓揉着着她白花花的乳肉,把它们推挤在一起,挤出一道深沟,又用力压向两边,乳头压在他的掌心之下变了形,刮蹭过他的掌纹,敏感又倔强得挺起来。

    不过几秒钟,凌思南就快瘫软成一滩泥。

    “这么不经摸的么?”凌清远轻笑着,感觉体内的热血也在翻涌,集中在了一处,可是他的神色依然淡定地像个旁观者,唇舌也没有闲下来,贴着她的乳沟滑了下去。

    凌思南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吓得魂不附体,一个劲地往后缩:“不……不可以……清远不可以——”

    他疯了!昨天只是借了个一个大腿和胸部,今天他竟然还要用舌头……

    凌清远的手劲已经有一些脱离控制,她的乳房被揉得发红,她甚至听到弟弟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许多。

    “我们是姐弟。”凌清远的唇贴在她的乳肉上,“姐姐生来就是给弟弟操的,没有什么不可以。”

    下一秒,他握起她一边的乳肉,揉捏成了一个不那么完美的椎体,送进了口中。

    温暖湿热的口腔把她的乳尖含了进去,一瞬间她身下无法自控地涌出了一滩体液,打湿了内裤。

    姐姐生来……就是给弟弟操的?

    这是……这是什么该死的逻辑……她心里想着,但是脑子里的思绪已经无法正常思考,因为凌清远的舌头正绕着她的乳头打转,牙齿时不时咬着乳尖拉扯又放开——她低头看着埋首在她乳间的凌清远,整个人有一刹那的恍惚。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明明是姐弟,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如果她真的想要拒绝,分明就可以拒绝的,她真的抵抗不了吗?

    还是说……她其实,不想抵抗?

    “嗯……嗯啊……轻点……”胸上传来的痛感让凌思南不禁轻呼。

    他在吸吮。

    像是个婴儿一样,含着她的奶子用力地吸吮,仿佛要把她的奶吞咽掉一般,往前吞下,往后拉扯,明明用力得让人发疼,又舒爽得让她伸手用指尖插入了他柔软的短发,把他的头按向胸口。

    “甜的。”凌清远抬眼对她说,口中依然含着她的奶头,从她的方向往下看,这一幕显得无尽的yin靡。

    他的左手捧着她的乳房把她的奶头往口中送,右手粗暴地把她的乳肉搓揉成各种形状,头颅随着吸吮和吞咽的的动作前后耸动,凌思南整个人都酥了,高高挺起胸脯,此刻恨不得弟弟能多吃一些,能吸得更用力一点。

    凌清远吃得很认真,就像他学生会长的形象那般一丝不苟,即便他原本并没有这个打算。

    本来就只是想逗她的。

    可是看姐姐情动的样子,他就有点按耐不住。

    软软的乳肉口感是这么好,他是真的想吞下去,想得下身发疼。

    像个孩子似的吸吮奶头的时候也是,明明是挑逗她的动作,他却由衷地感觉舒爽。

    姐姐,真的很好吃啊。

    想到这里,他原本揉胸的手就往下摸了下去。

    “……清远?”胸上一侧的压力突然消失,凌思南突然空虚,迷蒙地睁开眼,低头看弟弟。

    “喜欢?”察觉到姐姐的不舍,凌清远戏谑地觑她。

    凌思南觉得丢人,抬手捂着脸,撇开头。

    然后悚然一惊地往上缩了一下。

    他的手指。

    弟弟的手指……进来了。

    凌思南吓得不敢发声,咬着手指仰起头。

    可是凌清远不肯放过她,直起了身子靠在她耳边:“姐姐不回答我,我怎么知道你喜不喜欢……”

    管她喜不喜欢,他的手指已经挑开了她的内裤,摸进了她毫无遮挡的阴阜。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弟弟指腹的纹路贴在花蕊上,摩擦着柔嫩的尖端。

    “别咬啊,姐姐。”凌清远的唇沿贴着她被咬住的食指,轻轻拨弄:“喜欢就叫出来,视听室的隔音很好。”

    “凌清远……你变态——唔!”

    凌清远的手指按了按她花芯的软肉。

    “你不是问过我吗,敢不敢再变态一点。”凌清远笑得放肆,声线压得低低的,说话懒洋洋地勾着,轻轻碰了碰她的唇角:“——我当然可以。”

    他的手指按在姐姐脆弱的花蕊上,前后搓动,刮擦。

    凌思南下体流出的液体已经沾湿了他的指尖。

    “……啊啊……嗯……唔……不要……不要再动了……求你……”

    下身要了命地发紧,凌清远咬了咬牙,不想让姐姐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索性一俯身重新含住她的奶子,用力地吸吮,粗暴得让凌思南痛呼出声——

    耳边姐姐的呻吟让他终于抑制不住,身下那只手指蓦地顺着阴阜的软肉,一瞬间插进了花蜜缝里。

    “唔——”凌思南整个人提了起来,脚尖点着地,蜜缝里涌出的液体蓦地流了弟弟满手都是。

    凌清远口中卖力吸吮着,手指开始深入她的蜜缝里深深浅浅地抽动,胸部和下体都被弟弟霸道地占据着,凌思南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舒服吗,姐姐……”他含着她的乳头说,话末还用舌尖舔舐过乳尖的那一小粒。

    “啊。”凌思南仰头呻吟,身下弟弟的手指已经陷得更深,接近了一层阻挡的黏膜。

    凌清远的眸色渐深,体内涌起的躁动让他忍不住想要狠狠插进去,将这层膜贯穿,手指的动作也更加快速,他蓦地放开了口中的乳房,淫靡的津液把凌思南的胸部濡湿,拉扯出一道长长的银丝,随后扶过她的脑袋,刚刚空闲下来的唇又猛然贴近了她的嘴。

    “不行!”哪怕身下被玩弄得湿漉漉的她,见到弟弟的动作依然下意识地堵住了唇,抗拒着凌清远的亲吻。

    凌清远的唇最终吻在了她的手背上,不由得有些恼火。

    “为什么不行?”他的声音已然有些沙哑:“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行——”

    凌思南一个劲地摇头,不说话,这让凌清远更加不爽,手指的动作开始发狠,迅猛地在姐姐的花肉里快速抽动,与此同时压着她的身子也跟着抽动的节奏把她一下下往墙上顶,笔挺校裤里那根硬直的棒子隔着裤子磨蹭着她的大腿。

    黏黏腻腻的声音在安静的视听教室显得格外清晰,这一刻更因为他混着液体的抽出插进,滋滋地响出了抽动的节奏。

    “唔——不要了……清远……放手……求你……不要再插进去了……”

    “不让我吻你,却让我插进你的屄,我真是不懂你,姐姐。”凌清远下流的话在她耳畔纠缠,强烈的羞耻感让凌思南忍不住溢出了眼眶里蓄积许久的泪。

    “不能接吻……”她哭着,身体随着弟弟前后的撞击一下一下地被顶起:“我们不能接吻……”

    他们不是恋人。

    只有恋人才能接吻。

    那是一种仪式感,在接吻之前,她可以说她只是沦陷在弟弟给的肉yu里,他们的关系,说到底也不过是炮友,只是带了血缘关系的炮友。

    可是一旦接了吻,一切都不一样了,她一直以来麻痹自己的理由也都会变质。

    何况,那是她的初吻。

    凌清远哪里会明白女孩的心思。

    只是被姐姐拒绝的不悦让他生气,手指的动作跟着下身顶弄的动作一起,把她抽动得吟哦不止。

    混合着液体黏糊糊的声音,手指急速地在她的肉壁里插出了白沫,凌清远猛地拉开了校裤的拉链,拨开内裤抵着她的花蜜口,菇头的顶端插进去了一小截,两个人同时舒爽得喘息出声。

    但是凌思南猛得清醒过来,死命得抵着他想把他推远,原本插进了一点的菇头又退了出来。

    “凌清远!我是你姐姐!我们说好了不能——”她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生怕他一时间压抑不住强行插进来。

    “谁和你说好了?”凌清远的目光竟然冷静得像是和肉体剥离一般,扫过胸罩歪斜的胸部,还残留着他口水的乳头,和身下已经乱成一团,被推到腰际皱襞不堪的校裙,她就像是个任他搓圆捏扁的人偶,已经被玩坏了一半。

    “——我只说过,姐姐生来就是给弟弟操的。”

    她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顺着之前的泪痕又流了下来。

    “不可以……我们是姐弟,不可以……”

    凌清远本来是个很讨厌女生哭的人。在他眼里,什么事情都有方法去解决,哭是最没意义的途径,他也一直就是这个信念最坚定的执行者。

    可是看到这张和自己眉眼相似的面容在自己跟前哭,他竟然觉得心头有些堵得慌。

    操。

    和他清隽的外表不同,他的内心一直都没那么干净。

    他拧着眉,下体涨得生疼,直挺挺地立在两人之间——面前这具身体看起来太过活色生香,他真的有一点不愿承认的失控。

    都怪她。

    怪她说什么敢做不敢说,他现在真的想做。

    可是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从小到大的面具,哪有那么容易剥离。

    动听的音乐声响起,是午休结束的预备铃。

    凌思南看他不再动了,也不敢轻易动惮。

    “清远。”她低头看了眼横亘在两人之间热烫的分身,心下一跳一跳的,知道这时候,凌清远想这么出去也难。“我……我帮你撸出来?”

    凌清远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朝她靠了上去。

    凌思南紧张地两手抵在胸前,抬眼瞅他。

    少年紧实有力的臂膀箍着她,把她抱进怀里。

    “就一点点。”他说。

    凌思南不明所以,可是她能听出凌清远口吻变了,变得有一点……委屈?

    “我是学生会长,不能迟到。”凌清远又说,鼻梁磨蹭着她的耳朵,凌思南被蹭得有点痒,缩起肩膀想躲,又被拉回来:“让我插进去一点点,我们快些结束。”

    “……你还想着呢。”她眼角的泪珠断了,抬手抹了抹,瞪他。

    “你还记得上一次你撸了多久么?”凌清远伸手握着她的手腕,贴着她脸颊说,两个人亲近得耳鬓厮磨,让凌思南心脏噗通噗通乱撞,“预备铃到上课只有10分钟,你……整理衣服也要2分钟,从这里到教室要3分钟,我们只有5分钟。”

    “算得这么清楚……”她咕哝,凌清远的手已经重新拉开了她的内裤边缘。

    “不会捅破,就进去一点点,让我射出来就好。”凌清远诱哄道,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撒娇的味道:“反正刚才也插进去了,你也很舒服不是吗?”

    凌思南立马反驳:“我才没有。”

    ——真的很舒服。

    内裤已经被拨到了一边,凌清远见她也没再像刚才那样拒绝,圆润的菇头抵在湿淋淋的花蜜口,用顶端轻轻摩擦,沾上她满满的液体,他舒服地一声轻哼。

    “姐姐,我要插进去了。”

    凌思南半推半就地,心里有些发虚:“等、等一下,万一你等会儿控制不住怎么办……啊——”

    他插进去了。

    整个屄里都充满了湿滑的液体,除了花蜜口有点紧,他进去得不是太难。

    “我的自制力,你应该懂的。”凌清远说着此刻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可是凌思南相信他,凌清远的个性,真的冷静得可怕……除了对她做这种事的时候,不过她觉得,那只是因为他并不想控制自己。

    他动了动。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这一秒眼底都涌起了情潮。

    “好舒服,姐姐。”他叹。

    棒身挤进了花蜜口,硕大的菇头顶开了沿路阻挡的肉褶,像是逆水行舟,破开沿途的潮水。

    凌思南从没感觉那么舒服过,捉着凌清远的肩头,“嗯”地叫出声。

    四目相对,她觉得不好意思,身下的穴也跟着紧缩。

    凌清远感觉要疯。

    “别夹,再让我插一会儿。”他轻皱眉。

    凌思南当然没听出凌清远这是差点要缴械投降的意思,如果知道的话可能就会赶紧速战速决,身体里抽动的是弟弟巨大的棒身,异物入侵感把她撑得好满,她看着凌清远,那一刻只觉得这双漂亮的眸子快要让她深陷。

    凌清远的声音似在天边,又仿佛在眼前:“你呢,舒服吗?”

    他抱着凌思南,身下小心地往姐姐花蜜里面挺进。

    凌思南跟着他的动作一起被顶了起来,一只手扶在弟弟颈后,朱唇微启,一声轻吟。

    见凌清远还是一瞬不瞬望着自己,她尴尬地咬了下唇,小声得让人听不清:“……舒服。”

    何止是舒服,简直是要上天了。

    当时她觉得凌清远那个尺寸怎么都不可能塞进来的,现在怎么就这么顺利插进来了呢?

    她果然流了太多水的关系么……

    凌清远轻声笑,虽然好似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菇头也不过深入了她穴内不到两厘米而已,堪堪也就满足了个菇头顶端被安抚的程度,下体叫嚣着想要往更深处捅进去,理智却悬崖勒马。

    这时候要是没有遵守承诺,那就真的不会有下一次了。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取舍,知道什么叫小不忍则乱大谋。

    “舒服就好。”他开始前后顶弄,清清浅浅地。

    菇头按在姐姐的屄里,破开肉褶,带出液体,又再度深入,让她跟着他的动作挺动。

    “清远……清远——”她有点捱不住,轻声叫他的名字。

    “你夹得好紧啊姐姐。”凌清远轻嘶了一声,他是第一次,虽然没完全插进去,也敏感得不行。

    “这时候不要叫我姐姐……”让她想起两人的关系,就觉得羞耻感一层层涌过来。

    凌清远在她耳边笑得促狭,“我偏要。”

    “……你果然……嗯……很……变态……啊啊……”

    “不是说了么,姐姐生来——”他的臀部往她穴内一挺,插得几乎要顶开那层瓣膜:“就是给弟弟操的。”

    她整个人快沦陷在凌清远带来的快感里,根本就无法分辨凌清远说的到底对不对。

    只懂得迎合着凌清远的节奏一次又一次地被顶弄,身下空虚地想要被他填满。

    好想他再进来。

    好想被他贯穿。

    可是他是她弟弟啊!

    想到这里穴就忍不住收缩,把凌清远的棒子狠狠夹紧。

    凌清远的呼吸粗重地在耳边响起,加快了身下的抽动,虽然只能插在花蜜口浅浅的一点,但是菇头被软肉包裹的舒适感还是让他难以自制。

    被抽动的快感终于在律动的频率中凝聚到了顶点,凌思南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地飞起,身下一软,潮水般的液体涌出,浇灌在凌清远充斥在体内的棒子顶端。

    热流爱抚过菇头,为屄内的抽动更添了几分湿滑,凌清远强忍着又快速插送了几下,所有的感觉都往下体奔流而去。

    “我要射在里面……姐姐……”

    “我要射里面。”他压着她快速挺着,声音喑哑得难以言喻得性感,“全部都射给你——”

    他充满压迫感地迅猛抽出插进了最后十几下,话说到末了的时候,本来是打算抽出来的,那些话,本来也就只是增加情趣的调情而已,可是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体内一股精意窜至顶点,一瞬间迸发出来,在他仓促不及拔出的同时,汹涌地射入了凌思南的肉缝里。

    “啊啊啊——”凌思南尖叫着,被这一波波的精水冲到了高潮。

    好热。

    热得她虚脱。

    她被亲弟弟,射精了。

    视听室出奇地安静,只留下两人交错的喘息。

    两个人谁也没动,凌思远拔了一半的菇头还留在她的蜜缝中,铃口顶端还时不时射出一小点的白浊。

    音乐声再起,是上课铃。

    “不是故意的……”凌清远困窘得无地自容,抬手拨开她鬓边的湿透的发丝:“我本来……要拔出来。”

    凌思南抽了抽鼻子,看凌清远可怜兮兮的表情,什么气都生不起来了,她把脑袋埋在弟弟的肩窝,声音微不可辨:“我知道。”

    凌清远心里的某一处,啪嗒地一声。

    姐姐身体的温暖让他有点舍不得离开,半软着的棒子又重新往里面挺了一下。

    凌思南仰头瞪他。

    “射都射进去了。”凌清远声音软得不像样,“就让我再插一会儿好不好。”

    嘴上问着好不好,实际上已经在她的屄里头顶弄。

    软言软语配上那张清俊的脸,丝丝分明的短发,就像个天使。

    只是天使此时的下体埋在她身体里,提醒她自己刚被肏的事实。

    “学生会会长,你迟到了。”

    凌清远敛了敛眸子:“嗯。”

    两个人终于分开,凌清远掏出随身的纸巾帮她清理,然后帮她穿好衣服。

    “……回头带你去买药。”凌清远有些歉疚地说。

    凌思南脸红得说不出话,把衣服整了整,退开:“我自己去。”

    “那怎么行。”凌清远从容的面庞上也有一丝红,难得显得有点好欺负,却很坚持:“一个女生自己去买,多不好……”他不想她被人看得形单影只的。

    “凌清远,我们俩顶着这两张相似的脸去药店,你觉得能有多好?”她反问。

    凌清远一愣,他确实也没想到。

    “你既然把我当做发泄工具,就不要突然这么温柔。”凌思南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已经发生的事情,她也不想再去细究,何况她自己确实也没有严格地拒绝他,说到底,两个人都有责任。

    “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发泄工具’?”凌清远收拾好校服外套,听到她说的,一双冰泉如刃投在她身上。

    “就、就是发泄工具啊……看到我你就想做这些事,有什么差别……”凌思南被他看得心慌,还是强撑着解释道。

    “我总共就跟你一个人做过一次,你这个定义下的也太早了。”

    “两次!”

    “昨天也算?”

    “当然算啊!”

    “算了,随你。”他无语地扶着额,想起什么又说:“另外我什么时候看到你就想做这些事了?”

    “你今天中午把我拉过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凌思南盯着面前重新恢复了一派从容的凌清远,不免有点不爽,他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还是那个八面玲珑的学生会会长。

    “我今天——”凌清远皱眉,“我今天是要带你去英语组报名,你想哪里去了?”

    “……英语组?”

    “你所有科目里英语最差,月底有模考,英语你必须过关。”他侧身站在那儿系扣子,像是给她下了一道死命令。

    “我有努力读啊,而且你为什么要管我过不过关?”

    “不够努力,必须过关。”凌清远靠过来,语气不容置疑:“上午他跟我说了,你的英语不好,他想送你去封闭式的双语学校。”

    凌清远没有明说“他”是谁,但是一听就能听懂。

    凌思南的脸色忽然一黯。

    还是迫不及待想赶她走,呵呵。

    但是……

    “去也没什么不好啊。”凌思南笑着说:“去了有地方吃有地方住,还不用见他们,皆大欢喜的事儿。”

    “凌思南。”凌清远这次没有叫她姐姐,他的口吻深沉得可怕。

    “十年前,你骗了我,把我丢在这个家忘得干干净净。”

    他的声音不再是少年的温润或者轻磁,每一个字都是敲入心坎的沉。

    “也许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不是没你不行,也许我真的是把你当发泄工具。”

    “但是这一次——”

    “要死,我们一起死。”

    “你,别想逃。”

    ————————————————————————————

    虽然是肉……也不能算太肉渣对吧?虽然我的肉可能不如其他文那么舒爽。

    8000多字就当做是今天的文加上200收加更吧,虽然我可以分两章发,但是想想你们看肉的时候突然中断要点下一页,应该是很不爽的事情,我是个多么体贴的人。

    没有存稿,纯属裸更,飚多少是多少,所以写文的积极性全都来自留言珍珠和收藏,谢谢大家的珍珠,有好多亲还是给两个,鞠躬,我更喜欢看留言,哈哈。

    可能会有亲发现文中我不断强调两人的姐弟关系,没错(抠鼻孔),我就是想强调,不适应我也没办法,不强调姐弟还写什么姐弟~

    好了不说了,晚上要更新主号去了,大家吃肉愉快~

    P.S.弟弟的自制力……呵呵哒。

    · 被插进去了8000多字 【补】7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