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论H( 续更) - ·对彼此的欲望 9 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悖论H( 续更) 作者:流苏

    ·对彼此的欲望 9 补

    对彼此的欲望

    房间传来一男一女的争执声。

    “明天宇达的沈总要来,我肯定走不开。”男人的声音低沉。

    “就你忙吗,上个月的审计都没做完,明天分公司那边还要找我开会,你一个沈总,搁两天有什么关系——真是,刘妈这时候突然请假,到哪里找人……”女人的声音听起来也是心急如焚,手机按键的声音响起,似乎已经开始翻阅联系人列表。

    “妈。”少年朗润的声音,喑哑却依然好听。

    “元元,你醒了?”女人赶紧放下电话:“宝贝你多休息一会儿,吊瓶刚打完,好不容易烧才退,医生说你太累了,不要有压力,好好休息。你想吃什么嗯?妈妈给你去买,明天妈妈看看能不能请假照顾你……”

    凌思南站在门外,眼睑上的长睫轻轻覆下来。

    “你们太吵了,我休息不了。”少年撑着身子坐起来,瞥了一眼门外露出的那一小片衣角,“爸妈明天都有事吧,没必要为我耽误工作。”

    凌父很满意儿子懂事:“怎么能说是耽误,毕竟你的身体也很重要,下个月就是奥赛,不能因为这样就搞砸了。”

    “哎呀元元自己知道的,你就别说了,再说那些孩子哪有元元聪明,他就算休息一周也能拿第一。”

    凌清远的嘴角不着痕迹地泄露出一丝讥嘲,但苍白虚弱的面色看起来还是那个父母面前听话懂事的乖乖牌。

    “不用找别人了。”他微垂眸子:“让姐姐照顾我就好。”

    凌家夫妇一时没反应过来,全都愣在原地,门外的凌思南也蓦地一慌。

    “那……那怎么行,你姐姐也是个孩子,照顾不好的。”凌母显然不同意。

    凌父拧着眉:“她能做什么,你还想她照顾你?”

    凌清远被单下的手握了握,没什么感情地说:“反正我的烧已经退了,只是需要一个人做做饭给我倒倒水,谁都做的了,姐姐……会做饭就够了。”

    “你怎么知道她会做饭?”凌母狐疑的问。

    凌清远和门后的凌思南都顿了顿。

    “二叔伯天天在外跑货,姐姐一个人在家,不会做饭怎么过日子。”凌清远轻咳了声,吓得凌母赶紧上来给他拍背顺气。

    “让她照顾你我不放心。”凌父有些犹豫,“都是小孩子。”

    “爸,她好歹也来家里这么多天了,至少得有点价值。”凌清远冷淡地说,“凌家不养废人,不是你说的么。”目光虚着,精明的光自少年的眼底一掠而过。

    “也是。”凌父想了想,“看看吧,有什么问题,你就打电话给我们。”

    “老公——”

    “就这样吧。”

    凌父凌母又和凌清远叮嘱了几句才离开房间。

    过了没一会儿,凌清远卧室的门被偷偷打开来。

    凌清远吊瓶的时候睡了足足的一觉,此时早就没有睡意,半躺在床上看书,见门后露出一道缝隙,凌思南又是那副偷偷摸摸的模样露出个脑袋。

    凌清远无语地看她:“吓不死的,换个出场方式。”自己家里那么鬼鬼祟祟干嘛。

    凌思南闪身进来把门关上,瞪了他一眼:“我吓你干嘛。”

    “刚都听到了?”凌清远把书阖好,放在床头柜上。

    “嗯,而且他们刚才千叮咛万嘱咐地跟我说了。”凌思南走到床沿坐下来,“说没照顾好你就吊死我。”

    “哦。”凌清远顺着她的话,口吻挺认真,“那你可要好好伺候我,吊死很难看。”

    凌思南忍笑:“美得你啊大少爷。”

    “我是小少爷。”像是在提醒她的存在,凌清远抬眼望着她,因为生病的关系,说话的声音很轻,中气不足。

    凌思南没管他说的不合实际的话,伸出手探了探他额间的温度。

    柔软的掌心覆在凌清远的额头,温柔且温暖。

    凌清远的眼神微微一滞,自她的的掌心之下抬眼看她,因为刚退烧,目光有一些迷蒙,甚至带了点水汽,看起来像是摇尾乞怜的小狗,让凌思南心跳漏了一拍。

    “还是有点热,你得好好躺着。”

    “是你的手太凉了。”凌清远抬手握住她的,放在脸庞上轻蹭,“好舒服。”

    凌思南满脸通红,又不好意思抽回手:“我帮你去拿冰块敷一敷……”混蛋弟弟,生病都不忘撩她。

    “不要,冰块哪有你舒服。”凌清远视线望向她,慵慵懒懒地,“姐姐,我还想更舒服一点。”

    被这句说得她直瞪眼:“你还病着呢……脑子里都在爬精虫吗?”

    “噗。”凌清远笑了,低着头笑得爽朗,随后抬起来看她:“我是想抱抱你,你的脑子里爬的是不是精虫我就不知道了。”

    “……”说得那么暧昧是个人都会想歪吧?!凌思南咬着唇,决定坚定自我:“我们这样不好。”尤其是跟弟弟……那个之后,现在每次和他亲近,她就会想东想西的,注意力全都偏了。

    他们是姐弟,姐弟应该有正常的亲情,而不是她现在这样。

    他们一开始就错了。

    “生病的弟弟要个姐姐的拥抱都不好了?”凌清远问她,光明正大,冠冕堂皇。

    被反堵着一口气解释不上来,凌思南张了张口,找不到理由。

    “所以你又想什么了?”凌清远依然一派从容地问她,少年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促狭的笑意。

    亲人间,拥抱是可以被允许的。

    凌思南自我催眠着,往弟弟的方向靠近了一点,如果不是狂乱的心跳泄露了她的心思,这个拥抱本来应该是很温情的,然而她太紧张了,手搭上凌清远后背的时候,虚得都不敢放下。

    凌清远就没那么多顾虑,反手把她搂在怀里。

    身子蓦地贴上弟弟发烫的胸膛,凌思南咽了一口唾沫。

    “清远,有、有点紧。”她整个人像个娃娃一样被搂住,仰着脸下巴搭在他肩头。

    因为如此紧实的拥抱,她的胸部都紧贴着他的睡衣,勾勒出了形状。

    凌思南的胸部有C,发育得很不错。

    这点弟弟之前已经近距离或者说负距离验证过了。

    凌清远埋首在她耳畔的发间,嗅着她头发上洗发水的香气。

    很干净的气息,像是最早最早以前的香皂味道,清新怡人。

    让他安心。

    他真的只是想要一个拥抱,那种把自己完全交付在另一个人怀中的感觉真的很好,不会让他一直觉得是在孤军奋战。可是以前没有这个人给他选择,他只能默默一个人前进……现在有了。

    他对凌思南的感情,他自己也不懂。

    他肯定还是把她当做姐姐的,但是又不仅仅是姐姐。

    他对凌思南有欲望。

    大概是每个少年在这个年龄都会有的欲望,然而他对别人没有过。

    从再见的那一晚开始,他会想象着凌思南在自己的身下被他抽动呻吟,想到那一幕他的下身就无法控制地发硬。

    也许他真的是个变态,只对自己的姐姐才有性欲。

    像他给她洗脑的那样“姐姐生来就是给弟弟操的”,这个想法在他这里,并不是一个谬论。

    不管这念头从何时开始,他是真的觉得凌思南属于他。

    她欠他的,她就是他的。

    凌思南的声音忽然唤回了他的思绪:“……凌清远!你、你你……”

    他回过神,顺着凌思南的视线,薄被之下确实有一个不太明显的突起,此时突起的顶端正抵着凌思南的大腿一侧,所以她才会那么明显地感受到。

    他愣住,只不过想了些有的没的,就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凌思南见状想推开他,可是他却不肯放开。

    “你还说呢,骗子……”凌思南被困在弟弟的臂弯里,挣扎两下,反而和他的肌肤接触摩擦得更厉害了。

    凌清远哑着声音:“我原本真的没这个意思……姐姐。”

    “我不信。”为什么这个人生病了都还比她有劲。凌思南索性不动了,任弟弟抱着自己,因为再挣扎下去,她觉得好像更容易出事。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凌清远靠在她耳边,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说话间吐息的气音全都拂进了她的耳道里,冷不防的激灵顺着神经蔓延到了全身,凌思南的身子一下就酥软了,甚至能清楚感觉到下身有什么在淌出来。

    然而就算身体不争气,她的意识还在努力抵抗:“我们不能再这样了,你是我弟弟,亲弟弟,我们是有血缘的……这种事情……这种事情真的不能……”

    “没人知道。”凌清远轻轻咬着她的耳朵,“姐姐,没人知道。”

    “这不是知道不知道的问题啊,至少你和我都知道——”

    “可是我们很舒服不是吗,既然喜欢,我们自己知道又怎么样?”

    “我不喜欢——”她顽抗。

    闭着眼依在她耳畔的凌清远笑了:“真的?凌思南,你敢发誓说你不喜欢?”

    凌思南一咬牙:“不、喜、欢!跟自己弟弟做这种事怎么可能喜欢!”

    “就是因为是弟弟……你才会喜欢。”凌清远睁开眼,往常少年清湛内敛的目光,沉着浓浓的欲望,琥珀色的瞳仁里有暗涌的情绪,“你和我流着一样的血,我们是一路人,姐姐。”他把着凌思南的手,放在了薄被的那一处突起上。

    凌思南下意识地低下头,感觉掌中的东西鲜活地跳动了一下。

    她半仰起脸,面前是自己的弟弟,而手中握着的,却是弟弟的分身。

    不久之前这根东西,还曾进入过自己的体内——她又想起了那一天,它圆润的顶端贴着她濡湿的下体,一点点挺进她的肉缝里,挤开闭合的肉褶,充满了她,来来回回在她的肉缝里插入,填满,拔出,再挺进……他说,要全都射进她身体里——于是最后一刻射出的jing液,一股股炙烫着她的已经湿透的屄……那种快感,如何也忘不掉。

    只是这么想着,下面又无法控制地往外流出水来。

    凌思南郁闷得想哭。

    她不想承认,她真的喜欢被弟弟操。

    更奇怪的是,如果把脑海中的凌清远的位置换做任何一个男生,她都觉得无法接受。

    凌清远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她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这个秘密藏起来,不能被凌清远知道,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更变本加厉。那他们之间就永远没有结束的时候。

    问题是……她真的想结束吗?

    “你生病了。”凌思南这时候才想起这件事,手从被子上收了回来,“好好休息,别再想这些——我明天会请假陪你。”凌清远抱着她的力气似乎也到了尽头,这一次挣脱她没有费什么力气。

    “姐姐,留在这。”凌清远倚在靠枕上,漂亮的眼睛微微眯着,身上的热度似乎又起来了。

    “让你还有精力想别的。”凌思南嗔他,可是弟弟这样虚弱的样子又让她很担心,“我去帮你倒杯水,等会儿回来,你乖一点。”凌思南站起身,打开门的那一刻,凌母站在门口和她面面相觑。

    糟了。

    凌思南的心一下子像是被砸出了一个坑,慌得无处躲藏。

    她来了多久?她听到了多少?

    凌母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依然可以从带着些微皱纹的眼看出曾经靓丽的容姿,她站在凌思南面前,下巴微抬着,凤目睨着那个和自己五官相似的孩子,眉心紧了紧。

    可怕的寂静。

    “妈……”凌清远正要开口,凌母还是先说话了:“你怎么在弟弟房间?”

    凌思南半垂着眼:“我来看看他。”这样问的话,应该没有听到之前那些话吧,应该没有吧?

    “是我想喝水,让姐姐帮我倒一下。”凌清远的声音横插在两人之间。

    凌母又打量了凌思南一眼,“去帮你弟弟倒水吧。”

    凌思南揣着一颗心走出房间,临出门之前又看了凌清远一眼。

    凌清远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顺手将被子往身前拢了拢。

    ——————————

    今晚应该还有一更,是满100的留言更……

    每次更新我字数都很足的,所以400的收藏更我要放弃了,你们就当我平均在字数里吧,不然3个100我真不知道怎么补,我的主坑在哭泣。

    ·对彼此的欲望 9 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