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乱伦(高H) - 分卷阅读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個玩法?阿億想,阿勇今天放溫書假,母親上插花班會晚一點回家,一定是剛下班的父親一進門,還來不及換鞋,當場就被阿勇給上了。

    不僅如此,兩人幾乎在這四十多坪的空間都留下過蹤跡。除了上週末廚房流理台大戰,和週日早上主臥房草草了事外,家裡的工具室、書房的安樂椅上、浴室浴缸、餐桌甚至於父親車內...而以往他們只敢週末下午胡搞的,現在偶爾也趁家人不在得空檔大玩特玩,害得阿億居家活動都必須小心翼翼,免得撞見了人家的好事。

    半夜上廁所,阿億發覺自己洗澡換下的衣物還留在浴盆,忍著惺忪睏意,他按習慣將它們拿到後院的洗衣籃。「啊?!」洗衣機後方似乎有些動靜,還不時因為撞擊產生晃動,阿億嚇得躲向牆角,以為是賊,結果豎耳一聽...賊還不只一人,而且還是喘噓噓的賊哩...

    「啊...出來了...啊..真是吃虧...好不容易輪到一次,不到十分鐘就...」

    「好痛...。爸,該我在上了。」

    「嗯?現在?不行啊,被你媽發現我不在床上怎麼辦?」

    「不管,我突然覺得在戶外搞特別興奮勒!」

    「那我去洗乾淨..」

    「不用,烏七抹黑,又看不到。來,先幫我吹硬!」

    這一段竊竊私語,音量壓得很低,但不用猜也知道是誰。又一會兒,粗重的呼吸聲再度此起彼落,意料之中,父親終究會難忍阿勇的粗暴狂頂,壓抑不了參雜細聲哀號的呻吟。他們所在的位置是個死角,阿億小心移動方位,找到隱敝但視線更佳的位置,眼睛也早已適應黑暗,所以又欣賞了一齣現場真人的強暴戲。

    說是強暴,倒也不盡然啦...阿勇站靠在牆壁,父親面朝外,半蹲高翹了腰臀,再觀察,其實是自己對準了阿勇的硬挺棒子,主動推送。阿億這是第一次將肛交的父親臉色看得那麼仔細,男人的表情又是痛楚又似愉悅,每回深入到底,那閉目咬牙的模樣...應該也是另類的享受吧?

    這對荒情縱慾的親父子愈是放肆,愈增加了偷窺的機會,但是阿億的醋勁與日俱增,總覺得鮮花配牛糞的可惜。依父親這樣條件的男人,不必如此委曲求全,如果是癖好強壯肌肉男,隨便挑都可以找個比阿勇更好的。就在阿億怨歎時,阿勇似乎快射精了,阿億驚覺剛才沒把後門關好,急急忙忙溜回了屋內。

    因此也錯過了精彩收場的一幕:父親被阿勇射了滿臉的精液,然後阿勇再將四射的精華集中,叫男人全舔了乾淨。

    往後的日子更離譜,阿勇開始變本加厲。這週末母親回娘家,為了隔天陪外婆去參加進香,阿億不喜歡那種團體活動,父親竟然拼命遊說,當然,目的就是要支開他。「他媽的...阿勇來求我倒是很合理,你老是被他整得半死,怎麼是你來求我?」阿億一臉狐疑,最後仍舊選擇了在同學新仔家過夜,還刻意強調隔天中午後才會回家。如此一來他們幾乎有整天整夜的時間胡搞,阿億倒要看看他們又會創造什麼新花樣。

    「shit!死阿勇!」

    阿億氣得咒罵哥哥。為了長時間埋伏偷窺,阿億採買了乾糧和水,所以回家就位慢了點,而兩人已在浴室內,沒想到浴室門沒關,第一眼先是看見父親光溜溜趴在地上,五花大綁,連嘴也是。接下來全是仿照av女優裡的sm劇情,尤其是浣腸那段最狠,尻穴插了管子,慢慢灌入大量的水,原本有些小腹的父親整個肚皮愈撐愈大。父親的呼吸很沉重,撐脹的不舒服讓他不時扭動身體掙扎,愈掙扎,兩腿間垂掛的"毛球袋"跟著晃動,阿億看得目瞪口呆,雖然嫌這畫面相當的過份,但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褲襠內簡直快脹爆了...

    「爸,感覺怎麼樣?」

    「喔...別,別玩了...嗚...很難過啊...」

    「上回看的日本a片就是這麼演的,男的還在那個女的塞泥鰍勒!我早上去市場過,沒找到有人賣,可惜...對了,塞鰻魚怎麼樣?」

    「啊?你乾脆塞條蛇算了!我被你玩死了,誰供你們吃飯唸書...」

    「喔?說真的...我實在不喜歡你這類用身份地位壓我的話。」

    阿勇突然調高水量,中年人一陣哀號求饒。

    「我早就有點膩了。」阿勇說,說的沒錯,他本來是喜新厭舊的個性。「但是我才快升高三,不容易找新的發洩對象。明年六月考上大學,我就會搬出去,爸爸要享受,趁現在。」

    「享受...你一定要這樣弄我嗎...還說要去借隔壁養的勇士(聖伯納犬)和我試試...好歹我們是父子吧?...」

    「拜託!那是開玩笑的啊,你當真嗎?或者...你真的想和狗做?」

    「沒...沒興趣..我現在只希望你快把水關掉,管子拔掉...我快瀉出來了...」

    「哇~看看你的肚子...好像懷孕,圓滾滾的...爸,裡面是我的骨肉嗎?還是別人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