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 - ρò18e.νιρ 我都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瑞成重重地吐了口气,乔桥离得近,甚至能看到他脸部肌肉在抽动,男人的语调也堪称恐怖,像是用牙缝说话:“我睡了,有事明天说。”
    就差直接让周远川滚蛋了。
    门外的人也不急:“小乔是不是在你这里?”
    “没有。”秦瑞成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她回自己房间睡了,你又不是没看见。”
    乔桥听到周远川轻飘飘地笑了一声,“你先让我进去。”
    “操,都说了没有没有,你还进来干嘛?”
    门外无人应答,就在两人以为周远川已经走了的时候,门锁突然发出一阵几不可闻的‘咔哒’声,过了几秒,门就无声地开了。
    周远川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类似钥匙的工具,面露惊讶:“哦?原来这个真的有用。”
    他一眼看到了沙发上滚做一团,衣衫不整的两人,微微一笑:“我就知道小乔在你这里。”
    乔桥脸皮发烫,一脚蹬开秦瑞成,拽过一张毯子包住自己。
    她不忘狠狠瞪了秦瑞成一眼,太丢人了,一个人撒谎,两个人尴尬!
    秦瑞成毫不羞愧,他大喇喇地翘起二郎腿:“我明天就让人换锁。”
    周远川耸肩:“这个是国安部给我的,能对付大部分民用机械锁。”
    秦瑞成阴仄仄笑:“那我就换密码的。”
    周远川也笑:“你忘了我能猜密码?”
    秦瑞成:“……”
    “行了。”秦瑞成不耐烦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还有正经事要做呢。”
    说完,眼睛溜到乔桥那边,什么意思很明显了。
    乔桥坚决反对:“既然你没事,我就回去了。”
    秦瑞成立马换了副语气:“可是你还没帮我洗澡……”
    神经病啊!刚才对我又抓又抱的,也没见伤手影响你发挥!
    乔桥皮笑肉不笑:“我相信你可以的。”
    秦瑞成:“可是,你看都渗血了……”
    他举起伤手,纱布里确实渗出一层红色,也不知道男人怎么搞的,医生包得那么严实都能成这样。
    周远川凑过来看了一眼,好心道:“伤口崩开了,需要我帮你重新包扎吗?”
    秦瑞成恶狠狠地扭头瞪他:“谁要你多管闲事?”
    乔桥:“周先生,那就麻烦你啦。”
    秦瑞成:“……”
    周远川取来药箱,一层层帮秦瑞成揭开纱布。男人不动如山,咬牙死撑,就算纱布跟皮肉已经粘在一起,揭开时疼得他额头冒汗,也坚决不哼一下。
    周远川动作有些生涩,但却是教科书般地精准,伤口暴露出来后,他将药物慢慢涂上去,细致入微。
    秦瑞成忍不住了:“你他妈能不能快点?给个痛快!”
    周远川很无辜:“我又不是医学博士,涂坏了怎么办?”
    秦瑞成火冒三丈:“就两条口子有什么涂坏涂不坏的?!”
    他扭头看向乔桥:“小乔,你帮我涂。”
    乔桥头摇得像拨浪鼓:“周先生涂得很仔细啊,还是让他来吧,我手笨。”
    秦瑞成只能咬牙硬忍。
    好不容易涂完包扎好,他脊背上都出了一层冷汗,周远川施施然收拾好东西:“暂时不要碰水。”
    秦瑞成拿着鸡毛当令箭,立马道:“小乔,听到没有,他说不要碰水!”
    乔桥:“啊?”
    秦瑞成扬起下巴:“我要洗澡!”
    周远川:“是吗?我很乐意效劳。”
    说完,他还像模像样地挽起袖子:“虽然我没帮人洗过,但应该不难。”
    秦瑞成立马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谁要你帮,我要小乔。”
    乔桥适时地插嘴:“洗澡这种私密事当然还是同性帮忙比较好啦。”
    秦瑞成:“……”
    周远川:“那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秦瑞成:“算了,老子自己洗。”
    他往浴室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你们不会趁我洗澡偷偷做别的事吧?”
    他眯起眼睛:“我很快就出来,非常快,快得你们想象不到。”
    乔桥;“好,知道了,你快洗吧。”
    浴室门刚关了几秒钟,突然又被打开,秦瑞成从里面探出头,目光毒辣地在周远川和乔桥身上来回巡视了一遍。
    秦瑞成:“我就想看看你们是不是干别的了。”
    乔桥:“……”
    他恋恋不舍地再次关上门,乔桥寻思终于清静了,就想问问周远川他这次在国内待多久,自从他过来,秦瑞成就像防狼似的防着她跟周远川单独相处,两人迄今为止也没说上几句话。
    结果她刚凑过去,浴室门突然又打开了,秦瑞成从里面跳出来,恨恨道:“好啊,我就知道你俩要偷情!”
    乔桥忍无可忍:“秦瑞成!你是神经病吗?!”
    男人大步流星地走出来,一屁股坐到她和周远川中间:“我不洗了,我要盯着你们。”
    乔桥:“好,既然这样,那我回去睡觉了。”
    她捡起地上的睡衣,怒气冲冲地套上,还故意对周远川说:“周先生,咱们一起走。”
    周远川笑笑站起来:“好。”
    秦瑞成又不干了:“你俩不许一起走,一个先走,另一个过会儿再走。”
    乔桥挤出微笑:“凭什么听你的啊?我就要跟他一起走。”
    说完,还火上浇油地搂住周远川的脖子,响亮地在他那颜色浅淡的薄唇上啵了一口。
    这一下是周远川没想到的,他饶有兴致地挑起了秀气的眉毛。
    秦瑞成被彻底激怒了,他在沙发上呼哧呼哧地喘气,纱布又开始渗出血色,看来是火力旺盛催动血液循环也加快了。
    秦瑞成半晌才哼了一声,:“小乔,你别让我逮到你。”
    周远川终于开口:“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谈谈吗?”
    秦瑞成:“谈什么?”
    周远川斟酌一下用词:“小乔的分配问题?”
    秦瑞成更火了:“这是我家,小乔当然也是我的,没你的份!”
    周远川也不生气:“严格来说,这是秦家的祖宅,并不是你个人财产。”
    秦瑞成:“你怎么废话那么多?”
    乔桥打个哈欠:“那你们慢慢谈,我回去睡觉了。”
    两个男人难得异口同声:“不行。”
    乔桥恶狠狠地回头:“谁要是敢拦我,我就三天不理他!更别想碰我!”
    这下没人敢动了,乔桥很满意,哼着小调回去了。
    今晚应该没人打扰她,她可以好好休息睡个好觉了。
    这当然是一厢情愿,半夜乔桥觉得嘴唇上热热的,身体也被扳到另一面,她顶着睡意强撑起眼皮一看,居然是周远川。
    男人做不惯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被发现后雪白的脸上就染了一层轻红,他很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乔桥嘟哝了一声:“你怎么进来的?”
    周远川亮了亮他的小工具,乔桥重新闭上眼睛,心想失策失策,居然忘了没收这个。
    “小乔,我好想你。”周远川又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乔桥忍不住想,都这种时候了,也就只有周先生这样温柔的人会征求她的意见,如果换成秦瑞成,早就把她压在床上了。
    她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然后就听到黑暗中一阵窸窸窣窣地脱衣服声音,过了一会儿,有人掀开她的被子,然后一具微凉的身体贴过来,男人轻轻从背后抱住她。
    唔,周先生身上好香。
    乔桥觉得不是香水的味道,倒像是洗发水。果然,男人的发丝蹭过来时带有点点水汽,像是刚洗完澡后没吹到彻底干透,有点湿漉漉的。
    啊,被一个又香又软的美人儿钻被窝,这谁顶得住啊?
    她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在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过了一会儿,身后的人低低地笑:“胖了一点。”
    乔桥大囧,她承认她最近是吃胖了一点,但也不至于能摸出赘肉吧?
    不甘示弱地也摸上男人的腰,然后黑线地发现周远川还真就一丝赘肉都没有。
    这不科学,他又不爱运动。
    乔桥知道周远川有个强制性的健身项目,好像是他的私人医疗队为他量身定制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让他练出多么傲人的肌肉,仅仅是让他多活动活动好增强免疫力。
    “男性体脂率天生比女性低。”周远川好像知道乔桥在想什么,耐心解释道,“女性为了生育,会在臀部和大腿积蓄很多脂肪,所以胖点也不是坏事。”
    “……并没有被安慰到。”乔桥忍不住吐槽,“这时候你不是应该说‘胖点我也喜欢’吗?”
    周远川想了想,说:“《婚姻法》最初制定的时候写着‘孩子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但是后来有人提出,这个‘也’字隐含父姓为重的意思,所以最后就把‘也’去掉了。”
    “所以我说,‘胖点我也喜欢’是不合适的,因为你胖或瘦在我看来没有区别,你依然是小乔。”
    乔桥:“……”
    这就是学霸的世界吗?爱了爱了。
    ρó①8ē.νìρ(po18e.vip)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