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淫之路(H) - 分卷阅读3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总那鸡巴已经硬起来了。徐总边摸边说:“张老板拿到钱了吧?哼哼,小赵你今天可得好好服侍服侍我,记住,不许反抗!”

    说着,徐总的手就往下一滑,趁赵大钢不备,揪住了他的阴囊。徐总手掌稍稍用力,疼得赵大钢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叫出声来。“听见没有!”徐总大叫着。“好好好!”赵大钢连声应付着,顺着徐总的手,坐倒在床上。徐总把赵大钢粗壮的双臂举起,又压向床头。徐总把鼻子探向赵大钢的腋下,用鼻子拱着赵大钢黑丛丛的腋毛,赵大钢被他弄得痒痒的,顺手抓住了铁床的栏杆,才让自己止住笑。

    徐总让他闭上眼睛,开始吸吮他的乳头,这倒让赵大钢感觉十分惬意,不一会,竟让徐总给逗弄硬了。徐总笑道,“你的奶头还真敏感啊!”赵大钢不去管他,只是闭着眼睛任徐总的嘴和鼻子在自己的上半身游走着。忽然,他听到“咣当”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同时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上一阵冰凉。他猛地翻身扬头一看,徐总已经用一副手铐把自己铐在了床头的铁栏杆上。

    赵大钢惊恐万状,他一辈子老实巴交,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手铐子。他来回扯了两下,不仅没有扯掉,反而感觉手腕上勒得更紧了。他大声叫:“你干啥啊!”徐总却笑咪咪地作了个“安静”的手势,说“别慌,这只是个游戏,我自有分寸!”说着,慢慢地从枕头下又拿出一副手铐,把赵大钢的右手也铐上了。赵大钢眼睁睁地看见自己一个身强力壮的大汉就被徐总这样一个肉堆般的老头控制住,失去了自由,感觉无比的屈辱,却又无能为力。他知道徐总在性方面心理有些变态,从上次他穿着皮鞋耍弄自己的硬鸡巴就感觉出来了。他只希望徐总只是一个爱玩的人,而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徐总一边铐上他还一边安慰他,“别紧张,今天陪我玩高兴了,副矿长的位子就向你招手了!”赵大钢心想,我宁愿不当那破副矿长!他神情紧张地看着徐总下一步有什么动作,徐总却慢慢摘下了眼镜,又从沙发上堆放的衣服放下摸出一样东西。赵大钢看了,吓得差点没晕过去。徐总拿出来的是一根黑色的橡胶塑料制的假体阴茎。那东西足足有半尺多长,又黑又粗,反射着狂野的光亮。那黑棒子在徐总手中轻轻地摇晃着,显得很有韧性。徐总看到赵大钢的神情,知道他一个乡下的矿工,没见识过这玩艺。

    他想象着,呆会先用这玩艺把队长的后面弄松了再插,肯定很爽。徐总伸出那根假鸡巴拔弄着赵大钢的真鸡巴,很快,就让赵大钢刚才被吓软了的大棒重新变硬,直挺挺地指向天花板。徐总用假鸡巴按住赵大钢的大棒的龟头系带,将他的整条鸡巴向后压,直到赵大钢的鸡巴头艰难地贴住自己的肚脐,这时,徐总猛地把移开假鸡巴,赵大钢的肉棒一下子弹回来,前后摇了两下,屹立在中间,轻轻地弹跳着。赵大钢全身肌肉绷紧,小腹上的几块腹肌清晰可见。他动了动被箍在床头的双手,依然没有任何被解放的可能。

    徐总很满意赵大钢的表现,又淫笑着把那黑乎乎的家伙放在了他龟头的冠状沟上,开始向前压。赵大钢“啊”地一声叫出来,“徐总,别往前压,疼!”徐总可不管那么多,手上继续使着劲。他盯着那充血发涨的真鸡巴,在一根黑棒的压迫下,慢慢地低下了头,所有的血管都暴涨起来,阴茎根部的血管甚至连动了小腹上的血管,透过阴毛,可以看到它们都已经被拉伸到了极限。这时他发现这根肉棒变得更粗更黑了,龟头的颜色慢慢变成了紫色。赵大钢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求求你,徐总,你放了我吧。”

    徐总回过头来看着赵大钢的表情,看来他是真地承受不了,便抽回了手上的黑棒。有了这个工具,徐总感觉自己更加强大了,再壮实的男人,也得听自己的,也会哀求自己。可此时,他有些扫兴地发现,赵大钢的鸡巴慢慢变软了,没有了刚才雄壮的气势。他挪动了一下身子,将自己半硬的鸡巴塞在赵大钢的嘴里。说实话,现在他并不让自己的鸡巴被满足,他更需要的男人在心理上对自己的屈服和崇拜。

    他在赵大钢的嘴里来回动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伸手摸过去,赵大钢的鸡巴还是软软的。虽然,赵大钢未勃起的鸡巴也非常可观,可是这没让徐总感觉到自己的威力所在。他松开赵大钢一只手的手铐,让大钢翻个身跪趴在床上,屁股向上撅着。赵大钢求他把两只手都松开,可他不干,他要的就是这种征服和控制的快感。

    他先把黑棒送到赵大钢面前,让他用口水把黑棒沾湿,好想先塞进队长的嘴里,用黑棒操操他的嘴,可又怕伤着了他。徐总心想算了,只把湿润的黑棒拿回到赵大钢的穴口,挑逗着,然后一点一点往里塞。他想赵大钢一定是有了思想准备,这次也没叫,也没嚷。可是赵大钢这乖乖的表现却让他有些失望,仿佛在战场上失去了对手。

    “小赵,看来你喜欢这粗黑的棒子!”徐总有些自惭形秽,看来自己的东西太小,每次根本无法满足赵大钢。“不,我喜欢你的肉棒。”赵大钢违心地说。“哼,我看你不像。这根黑棒子你用起来才解气、才过瘾!”徐总边说,边开始用那根假鸡巴前后抽插着。他一会将假鸡巴插向最深远处,只留着那黑棒的底座在手里,一会双用黑棒顶端的巨大的龟头摩擦着赵大钢肉穴口那黑红的肌肉。这就么前后弄着,徐总发现自己流出了许多淫水,虽然自己的鸡巴并不是很硬。他又开始把那黑棒向着赵大钢屁眼的四周捅着,感觉到这个动作使赵大钢有了反应,赵大钢的低声呻吟听不出是痛苦还是舒服。

    徐总的手本来正揉搓着赵大钢的睾丸,忽然感觉赵大钢的鸡巴又变硬了,他嘴角一笑,问赵大钢:“怎么样,小赵?屁眼还舒服吧?”“还好,还好。”赵大钢咬着牙,心里骂着这老家伙,一边想,回去一定要把张顺那小子屁眼搞烂,都是他把自己弄成这样。可是随着徐总手上的动作,自己的鸡巴却不争气地硬了起来。徐总暂停了手上的动作,把那黑棒塞在赵大钢屁眼的最里面,就下床去了,赵大钢回头一看,徐总又拿出一根细绳子,估计有两尺多长,铅笔那么粗。

    徐总让赵大钢仰面躺着,整理着绳子,一只手扶住他的阴囊,一只手用那绳子把自己的阴囊捆了想来。赵大钢简直想象不到徐总是如此地变态。徐总抚摸着被绳子挤成一个球形的两只睾丸,那阴囊上的皮肤因为紧绷而透亮,“不错!”徐总点着头,又把绳子绕了一圈,系在了赵大钢鸡巴的根部,这使得赵大钢的粗鸡巴显得更粗更长,血管再一次地突出出来,仿佛要绽开一般。

    徐总玩弄着被束缚急欲反抗的肉棍和肉球,心中兴奋感不断积聚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