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淫之路(H) - 分卷阅读3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前,张顺刚到矿工做学徒时,什么都不懂,多亏赵大钢这个当师傅的多方面照顾他,自然他对师傅的儿子小明也特别好,想那小明四五岁时,就跟着张顺四处乱跑游玩。张顺那时就发现小明的鸡鸡挺大的。好几次在矿里的澡堂洗澡,他都会悄悄盯着师傅健壮的身材和傲人的阳具。后来张顺终于明白了他这种爱好这是怎么回事,他找机会去了深圳,这是他人生中做的第一个正确的选择。

    两年前,刚从深圳回来后,张顺远远地看到过一次赵明。他一下子被赵明吸引住了。赵明已经长成一个大孩子,吸取了他父母所有的优点,英俊健壮清纯。张顺这些年来朝思暮想的不是别人,正是师傅的儿子赵明。所以他软硬兼施将赵大钢带上这条路,一方面是为了钱,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创造机会得到赵明。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赵明如此沉迷。实际上他每次和师傅互相操的时候,脑海里想的都是赵明。此刻,年轻诱人的赵明就被自己掌握着,他无论如何都要所要插入他的身体。他最喜欢的就是为男人开苞。他活了近三十年,还是第一次动这种只有十七岁的男孩。

    想到这里,张顺更加激动起来,他在小明的粉红肉穴口附近来回摩擦着。这时,他感到腋下刺痛,原来是赵明揪住了他的腋毛。这孩子干啥啊?张顺看着小明的神情,知道这孩子可能喜欢男人的腋窝。他知道该怎么对付这孩子了,他平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捧在后脑勺上,让自己手臂上的肌肉鼓出来,腋窝也完全显露在赵明的眼前。张明对自己的身材还是颇有自信的。

    小明看着张叔叔上半身的肌肉,以及胸前、腋下的毛发,又望向张叔叔眼眸中如火的热情,开始感到浑身的颤抖。他为了让自己更加镇定一些,轻轻握住了张叔叔的鸡巴。这是他第二次接触男人的身体,第一次是他和父亲。自从那一次后,他非常自责,可是却无论如何驱赶不掉对男体的向往,他知道那是他的爸爸,只要他张口,爸爸会为他做任何事情的。但是,他真地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自己的爸爸。张叔叔从小就待他很好,他也很信任张叔叔,此时,他抓住张叔叔的鸡巴,看到那硬硬的龟头上渗出了水珠,他不禁伸出舌头去品尝那晶亮的液珠。

    张叔叔轻轻叫了一声,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这让小明有些失望和疑惑,弄疼了他了吗?张叔叔仍然把他那迷人的腋窝暴露在外,对小明说:“小明,别闹了,你还小!”赵明一听就急了,“谁说我还小?”他掀开被子,发现张叔叔的鸡巴还是那么硬,龟头红红的。他知道用嘴吸吮鸡巴会让对方感到快乐,他一下含住张叔叔的鸡巴,含糊不清地说:“我就要闹,就要闹!”张顺拉过小明的一只手,在自己的肩头和腋下反复揉搓着,嘴角流露出不被察觉的笑容,当他用手细细地探索着小明的鸡巴和屁眼后,他确信今天终于可以大功告成了。

    他用力推开小明的头,自己去叼住了小明的鸡巴。小明的鸡巴本身并不十分吸引张顺,可张顺要先让小明体会到男人能够给他带来的快感。他用嘴唇在小明肉棒的上来回舔着,用双片嘴唇夹住一部小明鸡巴上的一部分皮肤左右晃动着脑袋,他这样弄了一会,发现小明的鸡巴变得非常硬了,他又用手握住小明鸡巴的下半部分,双唇重新含住小明的鸡巴头。他用嘴唇包裹着小庆的鸡巴头,用舌头在上面来回搅动着,时不时地将舌尖伸进马眼里。小明年轻的身体哪里经得起这种刺激,很快,马眼里就汩汩地开始冒淫水。

    张顺尝到这新鲜的淫水,不禁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口腔全力伺候着小明的鸡巴,另外一只手慢慢地放在了小明的小穴附近,一点点地向里面进攻。小明很快就弓起身体,发出低吟,猛烈地喷发出来。精液洒得到处都是,两人的身上、床上、还有被子上。张顺有些意外小明一次可以射这么多。

    小明喘着气,睁开了眼睛,顺手在张叔叔的身体上摸了一下,发现张叔叔还硬着,鸡巴头上布满了粘液,他盯着张叔叔的眼睛,张叔叔用眼睛告诉他他下一步要做什么。张顺用手指从小明的小腹沾了一些精液,轻轻地涂抹在小明的小穴上,伸进去一两个手指为小明活动着。小明似乎很享受,小穴很放松地让张顺去掏。张顺弄了几下,对小明说:“要张叔叔吗?”小明抬头望着张叔叔,那俊俏红润的脸庞十分英俊动人,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张顺在自己的鸡巴上吐了些口水,用手润滑着自己的肉棒,他不想让赵明太痛,毕竟他还是个孩子,不能用对付他老子的手段。他轻轻将鸡巴一点点地捅起了赵明的身体。张顺慢慢地前后运动着,身下这个大男孩目光迷离,脸形有几分像师傅,他一边动着一边幻想如果此该再含住师傅的大棒,那将是多么刺激的场景啊,或者,让师傅插进自己的屁眼,就仿佛直接在操他的儿子?想到这里,他不禁加速进行着活塞运动,眼前不断变幻着赵大钢和赵明的身影,终于他又一次地完成了对一个男人的洗礼。

    直到早晨醒来,赵大钢才意识到徐总不在身边,自己手上的铐子也已经不见了。他恍忽回忆起徐总半夜突然接了个电话,匆匆离开了。想到徐总昨天晚上折磨了自己几个小时,却没让自己满足,他恨得咬牙切齿的。

    徐总走后,他一直失眠,总是回想着这几个月周遭发生的事情,既痛苦又快乐,然而心里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有一种朦胧的期待,还夹杂着一些对未来的恐惧。他不知道这徐总还能有什么花样。终于进入了梦乡,又一直做着恶梦,特别是梦见小明被弄到张顺的休闲中心做鸭的情景,这让赵大钢特别不舒服。

    他来到阳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发现隔壁那个帅哥也正在阳台上,而且只穿了一条内裤,他看着那帅哥,身材匀称,皮肤很白的样子,不禁胯下蠢蠢欲动。怕那个帅哥发现他,他赶紧回到屋内,给张顺打电话问他款子到没,张顺说他马上去查,很仓促地挂了电话。本来赵大钢还想在张顺面前骂一下徐总那老家伙解解气,可是对着“嘟嘟”的忙音,赵大钢愣在那里,讨了个没趣。放下电话,赵大钢心想,最后一天了!明天一早就回家,还是回矿上好好上班得了。张顺从徐总那里把钱拿够了,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反正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自己也少搭理他,就当这几个月让狗咬了两口,挣了十万元钱,可这笔钱怎么跟老婆怎么交待呢?还是存成私房钱?想了一会,也没什么头绪。

    到了晚上,徐总来到房间,说明天赵大钢就要走了,要陪赵大钢去吃顿饭。赵大钢有些意外,但也没拒绝,就跟着徐总来到宾馆顶楼的旋转餐厅吃西餐。赵大钢根本吃不惯西餐,没吃多少,而徐总似乎也是心事重重,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