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淫之路(H) - 分卷阅读4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几次,要请赵大钢喝酒,赵大钢实在推脱不掉了,便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这天下班后,刚走出矿区大门,王力恩已经在门口等他了,骑着张顺那辆旧摩托车。王力恩把赵大钢带到县城,两人点了许多酒菜。

    王力恩反复劝酒,一会是恭喜赵大钢荣升矿长,一会是感谢队长过去几年的照顾,一会又是为上次他家作贱了赵大钢而赔罪,反正一瓶白酒,就这么一大杯在大杯地,很快就见底了。赵大钢喝的差不多了,王力恩坚持着再上一瓶,然后换上两个一两的小酒杯。

    赵大钢心想,这小子看来真是在风月场上混熟了的,不似原来那傻帽德性了!王力恩看来是来做说客的,赵大钢知道他的心思,淡然处之。王力恩一边咕咚咕咚地给赵大钢斟酒,一边劝着,“队长大哥,啊不,赵矿长!咱再干了这一杯!”赵大钢看到王力恩被酒精激红的脸蛋,还真诱人。他自己也让酒精弄得有些浑沌。他笑着问:“这杯又为了什么啊?”“不为什么,”王力恩说:“这杯咱赌!”“赌什么?”赵大钢的好奇心被挑动起来。“咱就这么一杯一杯地干,谁要先趴下来,谁就不是爷们!”赵大钢又气又笑,这王力恩是喝多了不成。“爷们怎么着?不是爷们又怎么着?”王力恩眼光中闪着淫邪的光芒。“我趴下了,今天晚上我免费给您大爷服务;你趴下了,以后店里有活,叫你你就来干!”“你小声点!”赵大钢气得要站起来给王力恩一嘴巴!“尽胡说,我若不是看在你我共事多年的份上,早就抽你了!要喝酒就喝,甭废话。我也不用你给我服务,就你那烂屁股,谁要啊!”

    王力恩挨了大哥的骂,也不生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赵大钢,端起酒杯,一扬脖就把酒干了。赵大钢也不示弱,跟着一口闷下了一杯。可这杯酒下肚,真地觉得有些头晕眼花了。又喝了一两杯,赵大钢真地有些头晕了。王力恩喝完酒仍不忘他的职责,继续劝着赵大钢,“赵矿长,您当矿长,虽然不用下井了,可一个月顶多也就两千块。张老板那里,一个见习的毛孩子一个月还三千多呢。大哥,你就来吧,张顺说您是他师傅,他不敢来请您,怕您揍他。他保证您一个月万儿八千地没问题。

    赵大钢不想跟他纠缠这个问题,但又忌惮张顺心眼多,心狠手辣,而且前一段时间的事情根根底底张顺都知道,他若声张出去,可不是好玩的。所以赵大钢现在的策略是稳住他们,不发生正面争执。王力恩见赵大钢不理他,有点急了,“您也真是!还他妈的假正经什么啊!”赵大钢知道王力恩喝醉了,开始胡说,并不跟他计较,继续吃菜。却听得王力恩一字一句地说:“你们家老子、儿子还不都是一路货色!”赵大钢吓得酒醒了一半。他摞下筷子,问王力恩,“你说什么?!”王力恩知道自己酒后失言,连忙掩饰着,可赵大钢不依不饶,揪住王力恩的衣领,“你给我说,你把小明怎么了?!”王力恩不知是酒醉还是被吓着了,竟然站不起来,整个身体就靠赵大钢提着的领子支撑着,“没有没有,我什么也没干!”赵大钢看王力恩的神色,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给了王力恩一巴掌。王力恩似乎被打清醒了些,看到赵大钢眼睛中冒出的怒火,“是张顺,他说他玩过小明!”赵大钢脑袋像是炸了一般呆立在那里,双手无力地松开了王力恩,王力恩屁股墩在椅子上。谁知王力恩还不识趣地继续说,“我也见小明到酒店来找过张顺。”赵大钢回手又给了他一耳光,“你给我闭嘴!”

    饭店的服务生被这场景惊呆了。赵大钢猛地冲出了饭店,拦了一辆出租车,真奔张顺的酒店。可是张顺不在,服务生说张总刚刚叫了出租车才走。赵大钢不相信,到酒店里到处寻找着,像个醉汉一样拉开每一道房门,大声喊着张顺的名字。可是除了看到一些裸体的男人在里面活动,根本没有张顺的身影。他掏出手机给张顺打电话,张顺的手机已经关机了。他疲惫地坐在张顺的写字台后面,过去发生在这里的一幕幕场景让他心痛。他不知自己在这里呆了多少时候,回到家里,看到儿子已经睡熟了。他也没去洗漱,倒在沙发上便睡去了。

    梦中,他再一次地见到了小明被张顺威逼卖身的场景,他一身冷汗地惊醒了。他起来倒了杯凉水喝,又不放心地去看了看小明。儿子熟睡的面庞在月光下显得英俊而安详。他不敢想象小明会被……他简直不敢想到底张顺对小明做了些什么!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情,老天终于报复到自己,只不过是让小明承担了这份痛苦。一想到这种事情根本没法问小明,而且之前父子俩之间也有过那么一次朦朦胧胧的关系,他感到万分自责,悔恨不已。赵大钢好担心在这躁动的青春期发生的事会让小明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小明以后可怎么做人啊!

    老婆在家专心照顾儿子的起居饮食,每天对儿子严加管教,慢慢地,小明的成绩有了进步,经常和小庆一起写作业和复习功课,两人都准备报考北京体院。

    因为工作很忙,会议和应酬太多,赵大钢看到小庆的时候自然较少。可偶尔看到小庆来家里一次,赵大钢的心里都会揪紧。只是小庆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尊重地喊着他赵叔叔,没人的时候也不会去逗弄赵大钢。赵大钢好想对小庆说些什么,可用无言以对。他偷偷观察小明和小庆的言行,觉得他们就是两个普普通通的铁哥们,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有一次他在沙发上看报纸,无意中瞥到了饭桌下两人的腿。他天马行空地想象着小明和小庆若是一对的话,两人谁会是顶谁会是底。忽而又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龌龊,忙把报纸举高一些遮住视线,

    仿佛从省城回来,赵大钢慢慢失去了对男人的兴趣。最后一次和男人玩,就是刚刚回来的第二天,给小庆送信那次。当小庆眼中噙着泪水央求赵大钢操他的屁眼时,赵大钢浑身战栗着,自己动都没动就让小庆把精液搞出来了。那感觉确实让人难忘,可是他又总觉得这么做有些趁人之危,不够地道。有时他又安慰自己说,也许真地如王力恩所说,是小明自己去找张顺?如同小庆也求自己操,并主动把自己的精液搞出来一样?

    他又把报纸放低一些,正好可以看到小明的脸,想从小明的表情上看出些什么,可是那张纯净稚气的脸上什么也没写。他知道儿子从小就喜欢他的身体,也许是因为对自己的敬畏,才去找其它人?他脑袋越想越乱。他只好放下报纸,帮老婆安排晚饭,今天要留小庆在家吃饭,要多做两个菜。小庆这孩子现在也怪可怜的。

    煤炭价格一路上涨,矿上的效益逐渐好了起来,赵大钢这个矿长做起来游刃有余。慢慢地就淡忘了过去的事。只是张顺从此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