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可(高H) - 分卷阅读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了他嘴里残留的精液。他狂乱地回吻这个少年,不,是这个男人。他肌肉健硕身材高大,他粗大滚烫的阴茎正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擦自己空虚的花穴。乐可丢掉了剩下的羞耻,他抬高腰部,好让男人的手指能够顺利插进饥渴已久的后穴。已经溢出不少淫水的小穴马上吸住了侵人的异物,手指的触感让少年有些不可思议。

    “第一次玩到自己会出水的小穴,老师好棒。”他边说边轻轻在里面抽插,滑腻的淫水马上沾满了手指,弹性十足的肉壁更是让他留连忘返。

    乐可也察觉了少年根本不是他以为的那样老实,但是也无所谓了,男人的手指在后穴里搅得快让他受不了了。他站起来趴在桌子上,高高翘起屁股,已经解开的裤子从腿根滑到膝盖,露出湿漉漉的花穴,“快点,插进来。” 他轻声说。

    冯虎即使再老练,也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禁得住这种挑逗。他扯开绷得发疼的裤子,一把插进去,顶得乐可浑身发软,死命咬牙才没叫出来。

    少年的技术其实并不是很好,但是力道很足。他胡乱抽插,四处乱顶,爽得要哼出声来,他扣住乐可的一把细腰,贴在他背上,摇摆着强壮的腰部,抽插不停,一边轻声赞叹:“老师的小穴好棒,夹得我快爽死了。”

    乐可被插得说不出话来,他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叔叔和阿姨都在家里面,乐可实在不敢想象这幅淫荡的样子被发现会是什么后果。这种偷情一样的快感让两个人更加兴奋,卧室里迷漫着一股淫靡的气息。

    “咚咚咚”卧室的门被敲了几下。此时二人抽插得正是酣畅。少年挺腰大力操干,插得如痴如醉,乐可抬起屁股,爽得欲仙欲死。听到敲门声他惊得脊背一僵,插着肉棒的小穴也顿时一紧,吸得少年不由得一声闷哼。

    “别夹这么紧,我锁门了。”少年压低声音对乐可说。他对着门大声问:“做什么?”

    “小虎,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冯妈妈在门外关心地说。

    “不用了,老师讲题蛮有趣的,一点也不累。”知道是母亲敲门,冯虎也就不那么紧张了,他又托起乐可的腰抽送起来。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还要乱来,乐可用力挣扎,结果被狠狠顶了一下,刚好顶在花心那点,胯间顿时一阵酸软,乐可一个没忍住,闷哼出声。

    “小老师怎么了,是累了吗?”可能是听到了声音,冯妈妈问乐可。

    冯虎又在乐可里面捅了捅,乐可一边瞪他一边回答:“不要紧,刚打了个喷嚏…开,开了空调,房间有点,干。”他忍耐着不断被操干的后穴传来的快感,尽量完整地说完一句话。

    “哦,那想吃点什么零食吗,我给你们端过来?”

    “不用劳烦您…了…里面还…还有。”少年摸清了门道,一下下顶撞着花壁上最敏感那点,甚至坏心地用龟头抵住转圈,抵得乐可频频收缩后穴,已经快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那就好,小虎,妈妈出去有点事,冰箱里有酸奶和雪糕,记得拿给老师吃。”冯妈妈说。

    “妈妈再见!”冯虎朗声回应,狠狠将肉棒捅进乐可收缩不停的小穴,插得乐可轻呼一声,浑身颤抖达到高潮,精水射得到处都是。

    “嘿嘿,酸奶和冰棒老师正在吃呢。”冯虎一边享受着肉壁紧缩抽搐带来的快感,一边更加用力地在乐可体内耸动,射了一股又一股。

    冯妈妈高兴地出门了,她不知道儿子关着房门正和请来的老师颠龙倒凤,插得老师汁水横流。泄过一次的阴茎刚拔出来,满满的精液就从没来得及闭合的肉洞流出,一直流到老师的小腿,滴到地板上。她也不知道接下来儿子和老师又在床上搞了一回。新请的那个长相斯文秀气又可爱的小老师骑在宝贝儿子身上,淫荡地摇晃着屁股,用红肿的小嘴吞吐着儿子粗大的阴茎,交合处淫液飞溅,甚至弄脏了刚换的床单。她更不知道看起来非常老实的老师会是这样淫荡,被儿子操得射了一回又一回。

    =========================

    下次就是冯爸爸了(如果还写得出来的话……

    朋友吐槽说这章很咸湿

    3

    天气有点热,房间里早早地就开了空调。

    但是开空调的原因并不仅仅是为了凉快。乐可坐在书桌上,抬起一只脚,将一只油性笔缓缓送入后穴之中,为了方便,裤子在进门时就已经被脱掉了。

    “恩啊…”他忍不住呻吟。油性笔黑色的笔杆不是很粗,浅浅地插在湿润的小穴之中,又被手指一点点推进深处,黑色的笔身越来越短,最后完全没入穴口。看得冯虎两眼发直蠢蠢欲动,裤裆处也早就鼓起来了。

    “不行,先做完我布置给你的题目。”暴露在少年露骨的目光之下的感觉即羞耻又兴奋,乐可捏住笔杆一端,又轻又慢地抽插起来。

    这种要求是乐可先提出来的。第一次和冯虎上过床后,食髓知味的少年每次补习都会按着他做个不停。有时操得太忘情还会超过补习时间。乐可不想让家长觉得冯虎的成绩完全没有起色,于是和少年规定必须先完成布置的题目才能做爱,但是在此之前,冯虎要求,乐可必须先做点什么来满足他。

    乐可现在已经后悔选用这个方式来激励少年了。坚硬的笔壳若有若无地摩擦着花壁,这样只会唤醒身体里的搔痒,让小穴变得更加饥渴,花茎也早已硬邦邦地站起来。才插了几下,不够粗的油性笔就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需要更加粗大的东西来填满后穴的空虚。

    冯虎哪里还顾得上思考乐可布置的题目,他直勾勾地看着乐可含着油性笔的小穴,饥渴的穴肉颤动着,将笔一点点吃进去,又慢慢吐出来,笔杆上沾满黏腻的淫水。老师可爱的小脸上也是一脸淫乱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很想要人插他。

    冯虎从裤裆中救出硬得发疼的阴茎,粗大的肉棒从裤裆里伸出来,直挺挺地立着,乐可看得移不开眼睛,只想着快点把它吃进身下的穴里。

    “老师,”少年放下笔,握住自己的肉棒,“你布置的作业我可能做不完了。”

    他故意将分身撸给乐可看,并向乐可展示它的粗大:“但是,我下面的作业做得很好,要不要来仔细检查一下呢?”

    乐可已经顾不上想这次的计划泡汤了。粗又烫的阴茎一插进花穴,就被骚浪的肉壁吸住了。少年迫不及待地抽插起来,并且托起他的双臀,将分身送得更深。乐可小心翼翼地喘息着,努力不要发出呻吟。害怕被发现的焦虑让身体无比敏感,小穴被操干的感觉又实在太美妙,乐可随着抽插节律摆动臀部,使得肉棒能更方便干到花穴上的那点。经过这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