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录之锦上珠华 - 第九章 春潮衍生日,天人共此时(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合锦也觉得有趣,原来民间真的会往车上扔花朵!这朵芍药是第一朵,却不是最后一朵,没过一会便有各色鲜花接二连三地从窗户外飞进来,街上有小孩子跟着马车,一边跑一边拍手唱道:“姑娘美,姑娘俏,‘衍春节’上见夫郎,‘衍春节’后入洞房,入了洞房睡一觉,小子丫头满地跑!”
    童言天真,引来行人笑语不休,芳佩掩住脸,笑骂道:“姐姐你听,这是什么浑话!”合锦也笑:“他又没有唱你,你羞什么?莫非是想起心上人了?”芳佩拿那芍药假装打她,茉儿突然将自己的主子唤住,从随身的包裹中拿出一个锦盒来,向芳佩道:“两位公主将这个撒出去吧!”她打开锦盒,露出里面满登登沉甸甸的铜钱,解释道:“民间抛花朵是祝福,公主若是回应祝福,大家会更开心!”
    合锦奇道:“看你年纪不大,竟然懂得这些。”茉儿道:“公主在宫中,自然不知这些事,我们平常人家的孩子,又有哪个不晓得呢?我幼时进宫前最喜欢和伙伴在‘衍春节’时捡拾铜钱,民间相传,捡到公主撒的铜钱会有福气呢!”
    芳佩雀跃道:“竟有此事?那我们也撒出去吧!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便与合锦抓了铜钱,轻轻向车外抛洒,街道两旁的行人果然争着去抢,皆是喜气洋洋的样子。合锦见文珠神色倦怠,知道她实在没法同芳佩一般陶醉于佳节之中,便抓住她的手,将一把铜钱塞到她的手里,悄悄说道:“你也抛一些,借此保佑你我今日得偿所愿。”
    马车驶离热闹的集市,那盒铜钱也被抛洒完毕,芳佩欣然靠在软垫上,看着满地的花朵,脸上笑容灿烂至极:“可真是有趣!我明年还想来!”茉儿却笑道:“公主若是明年还来,佳妃娘娘就该着急了!”
    想到若是芳佩明年又去参加“衍春节”,便说明今年没有选到合适的夫婿,佳妃可不是要着急了吗?合锦和文珠不由得被茉儿的妙语逗笑,芳佩道:“你们便笑吧,我此番是想好了,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再来玩一次,今年是绝不会嫁的了!”
    合锦颇觉神奇,被刚才这么一闹,原本羞涩的芳佩竟然也能脱口说出嫁不嫁之类的话,简直不像她了。可见“衍春节”的魅力便是将心理上的礼教束缚渐渐打破,不再将男女之间的交往看成洪水猛兽,实在是有好处的。
    车辚辚,马萧萧,车内几人笑闹着,不知不觉便到了敛山畅春园,这原本是一座皇家山林,东部有猎场,南部有奇峰,北部是清溪萦绕,绿草茵茵,春日里游玩正是好时节。合锦的马车停了下来,就有宫人掀开门帘,铺好踏凳,将她和芳佩接下来。金蒲和芳佩的另一个丫头一直跟在后面,见到马车停了,便走到主子身边,合锦见金蒲没有疲累的样子,放下了心。
    这时身后的马车也到了,六王子陈乐祺和郡主陈琅从里面钻了出来,陈琅快步走过来给她们行礼,还没等说上一句话,便被陈乐祺拉到别处,那十岁的王子霸道地催促道:“你快带我去你说的那个好地方!”陈琅无奈,回头对芳佩嗔道:“芳佩公主,你管管你弟弟呀!他这一路一直缠着我!”
    芳佩吐了吐舌头:“这个霸王我可管不起,你自己看着办吧!”
    陈琅本身就有些男孩脾气,看着陈乐祺气不打一处来,想必是真被他闹得不行,丝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训斥道:“你怎么回事?不要总是跟着我!不是说衡王来照看你吗?他人呢?”照顾陈乐祺的乳母和宫女生怕两人起争执,便想将陈乐祺哄走,谁知陈乐祺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般,就要在陈琅面前转悠,谁劝都不走。看陈琅动气,还软语撒娇道:“好姐姐,你就带了我玩吧!”
    芳佩看了这场面,脸色却不怎么好看,悄悄向合锦道:“乐祺平日里可不是这样的,我稍微说他一句,他就蛮横得不行,连母妃都管不住他,怎么在陈琅面前像只小花猫似的?”合锦心想,陈乐祺素日蛮横,因为是陛下宠妃之子,宫中无人敢拂逆,而陈琅那暴脾气根本不惯着他,乐祺反而没法子了。所谓一物降一物,真是没错。
    这时四王子陈乐璋也骑马到了,她母妃是高洛敏仪,刚被陛下晋了妃位,这对母子可谓风光正盛,他下了马,对合锦微微点了点头,却和芳佩、陈琅十分热络地打起招呼。合锦有些不自在地往旁边站了站,正好看到太子往这边走来,连忙迎了上去。太子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合锦身边的两人,又着重看了一眼文珠,小声对合锦道:“等一会儿你让文珠姑娘跟着白栀走,我已在那里的凉亭中设下饮食,文珠姑娘坐着等待就好。”又对文珠道:“那里离畅春园不远,有白栀陪着,不会出什么问题,我留了一些女孩家的常玩的小玩意和几本书籍,都是良娣推荐的,也不知道是否合你的兴趣,权且当个消遣吧。若是有什么需要,随时让白栀来找我就是。”
    合锦和文珠连忙感谢他的安排,文珠内心感激尤甚,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太子,一直听说太子正如当年祁帝的翻版,所以心中原本对他十分敬畏,却没想到他既体贴又细心,前番送来衣服,现在又为她筹谋。文珠幅度很小地对太子行礼道:“太子与良娣的好意,文珠必当铭记。”太子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声张,便装作无事一般走向芳佩和琅郡主他们。
    太子身后的一位宫女走过来,向合锦行礼道:“奴婢白栀拜见公主。”合锦示意她起身,轻声说道:“我便把她交给你了,请帮我照顾好她。”白栀微微一笑,她看上去十分年轻,却很是稳重的样子:“请公主放心。姑娘随我来吧。”趁着太子和其他人聊的正欢,没人注意到她们,文珠便同白栀一道走了。
    来者渐渐多了起来,从马车的规格大致就能猜出里面人的身份,皇室公主的马车最是光鲜亮丽,那些官宦家的小姐的代步工具要比皇亲贵族家的差一些,穆合族家的小姐最好分辨,不仅将车帘门帘一并大敞四开着,有的干脆像她们的兄弟一样骑马过来。到了集合处唤停了马,英姿飒爽地翻身而下,引来他人的赞美声。
    合锦呆呆地看着,她小的时候曾经随着父亲学过骑马,到了宫中就再没有碰过马了,看到她们这样飞扬肆意,心里有些痒痒的。
    相互熟识的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已经边聊天边游览春景了,她本想在这里等着瑞王世子,却突然想到自己早就不记得瑞王世子的样子,等了也是白等。恰好芳佩唤她同行,她便随芳佩一道走了,途中户部尚书家的二小姐、大理寺寺卿家的大小姐加入了她们的队伍,两位小姐也是第一次与会。合锦发现,来参加“衍春节”的女子多半是初次,当然,这些人中不包括琅郡主,可是男子有很多并非初次参加,也就是说家中已经有了如花美眷,却还想在“衍春节”上碰碰运气。
    男子三妻四妾自古亦然,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那两位小姐起初还因为合锦和芳佩的身份有些拘束,后来发现这两人都十分好说话,便渐渐开朗起来。女孩子凑在一起聊天,把每个人从闺阁中听来的消息彼此交换,就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八卦之力。托她们之福,合锦这一路上听了不少京中公子的传言,她暗暗将那些条件优秀的记在心里,想着一会儿就按照这个名单挨个试探,如果有合适的就带去见文珠。
    奇怪的是这一路竟然只看到各家各户的姑娘,没见到多少公子的身影。合锦悄悄问金蒲,金蒲答道:“我们现在正在畅春园的北部,地势平坦,风光旖旎,适合女子踏青游览。那南部的敛山奇石、东部的皇家猎场才是公子们常去的地方,有些人会干脆绕过北门,直接去猎场呢。等到了中午,大家齐在溪边会宴,才是相见的时候。”
    原来如此,看来自己在这边散步,也只是多听一些女生的闺房话罢了,可不能等到中午大家都在一起的时候再挨个去问,干脆现在就往南边或者东边去,碰碰运气也好。于是找了个借口辞别了芳佩等人,带了金蒲顺着小溪向南边走去。
    溪水清澈,游鱼往来翕忽,实在可爱,树影在水中交映,林间鸟儿啁啾,人声渐远,仿佛有遗世独立之感。合锦伸开双臂深呼吸,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在这自然之中远离尘世烦恼,似乎是从老天那里偷来的片刻清闲,她终于不用考虑氏族、陛下、文珠,也不用穿着漂亮的衣服,光鲜亮丽地吸引谁的主意。时光若是能在此刻停下,让她化作溪边的一块石头,一只游鱼,一缕微风,便觉此生足矣。
    一声嘹亮的鸟鸣从她们身后的林中传来,刺破天空,合锦和金蒲不由得回身凝望。合锦道:“这是什么鸟的叫声?听上去很奇怪。”金蒲摇了摇头,亦是满脸疑惑不解:“奴婢也是不知,这样凌厉的叫声,似乎是鹰隼呢。”
    鹰隼?畅春园这样的地方会有猛禽吗?左右也是无事,合锦便拉着金蒲往树林中走去,树林并不茂密,阳光尚能穿过层层叶子投进来,两人一边抬头查看一边细细聆听,却再没有听见刚才那声音,也没见到什么大鸟的身影。往里走去,正找得入神,那声嘹亮的鸟鸣蓦地从身后响起,倒把她们吓了一跳。回过头来,身后哪里是什么大鸟,分明站着一个人。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