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录之锦上珠华 - 第四十章 羞学为人妇,东墙始开蒙(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三人抬起头,芳佩奇道:“乐祺,你怎么在这?”陈乐祺没理他,也没看其他人一眼,他又好奇地拿起陈琅拼好的一个木球,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不满地撇嘴道:“什么东西啊?破木头,好丑!”随手便把那木球向身后一抛,只听“啪叽”一声砸在地上,硬生生地磕掉了一角。陈乐祺丝毫不在意,又将手伸向另一个,撇嘴不屑道:“这都是什么破烂?淑妃宫里的东西不如我母妃的,前几天父皇刚赏了我一袋玉弹子让我打着玩,你若是喜欢,我回去带来和你一起玩?”
    这话是对陈琅说的,可是陈琅对他的“好意”丝毫不买账,拉长了脸,一把把他手里的东西夺过来,严厉问道:“谁让你进来的?这又不是你们宫里,想来就来,真没规矩!”陈乐祺本是好心想和她一起玩,却被她斥责,不由得怒起脸,伸手指着芳佩道:“她也是我宫里的,怎么她来得,我来不得?”
    合锦看着陈乐祺指着芳佩的手指,皱起眉头:“乐祺,那是你姐姐,怎么能指着她!”
    合锦的语调控制得很温柔,说是指责,倒不如说是善意提醒。谁知陈乐祺就跟吃了火药一般,转头冲合锦高声骂道:“你算什么玩意,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
    被一个十岁的小孩这样骂,合锦一口气憋在嘴里,差点没呛到。这孩子怎么好赖不知啊!她从来没见过这样蛮横的人,反而一时愣住了,不知如何应付,陈乐祺见她不言语,又用那副轻蔑的表情小声说了句什么话,她从未听过,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从他的神色便可得知,那绝不是什么好话。
    下一秒,只见一阵疾风闪过,陈琅的手掌迅速拍到陈乐祺的脸上,发出“啪”地一声脆响。陈乐祺被她打得踉跄了几步,倒在地上,捂着脸,瞪着眼睛惊恐地看着她。他的脸颊迅速肿了起来,一脸意料之外的呆滞。陈琅的声线低沉得危险,俯视着他道:“小小年纪学了满口污言秽语!给我向锦公主道歉!”
    陈乐祺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宛如一个大陀螺,以屁股为轴,躺在地上转起圈来。一边转一边手脚乱蹬,哭嚎道:“你敢打我!母妃!她打我!呜呜呜呜,要被打死了!父皇,儿臣要被打死了!”宫人们听到这悲惨凄厉的哀嚎,以为里面出了什么大事,马上跑过来,陈琅回头喝道:“没我的允许,谁敢进来!”宫人连忙停下脚步,在院外垂头站坐一排。
    陈琅看着陈乐祺,表情丝毫不为所动:“叫啊,你接着叫,最好把陛下叫来了,我正好要问问陛下,以下犯上,以幼犯长,辱骂温平长公主该当何罪!陛下和太后最讨厌失礼无序之人,看他会不会饶了你!”
    直到这时,合锦才明白过来方才陈乐祺说了什么话,见他那副无赖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于是脸色阴沉地走过去,心想若是他再哭闹,自己也不能惯着他。
    被这阵势唬住,陈乐祺立马收住了哭声,看着两个面色不善之人,才想起来自己的亲姐姐,双眼带着惊慌和求恳看向芳佩。芳佩向来脾气好,但这不代表她对陈乐祺毫无怨言。平日里这个弟弟蛮横惯了,从来不尊重她,而母妃只一味惯着,自己虽是姐姐,却敢怒不敢言。呵,她都觉得方才陈琅那巴掌打得真是痛快!
    芳佩的嘴角微微翘起来,并不看他,低头继续研究那孔明锁。
    陈乐祺没了指望,习惯性地想哭,陈琅一抬手,便吓得憋了回去。只剩眼泪无声地淌,小脸红红的,一半是哭的,一半是被陈琅打的。陈琅的气发泄出来了,便暗觉后悔,这小霸王缠着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每次自己都想揍他一顿,都顾忌身份忍着,这回恐怕惹上了麻烦。
    她别的不怕,就怕给淑妃添麻烦。淑妃无子,将自己当作女儿一般宠爱,此事万不可连累到她。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