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录之锦上珠华 - 第四十二章 羞学为人妇,东墙始开蒙(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女子的哭声让她诧异,合锦的行动谨慎起来。她支起身体,费力地探出头去,这才知道,后面的明贞宫和她的宫殿后墙之间形成了一块相对狭小的空地,里面杂生着刚刚高过墙头的树木,明贞宫近年来一直空着,这附近便鲜有人踏足,的确是个隐秘的所在。
    合锦探出头的位置,恰好有树叶遮挡住视线,她找不到发出声音的人的位置。
    合锦放开手,跳回那缠满了杂草藤蔓的树桩上,松软的植被掩盖住她的脚步声。她掸了掸衣服上的灰,不甘心地回到原处,侧头听着。这个位置就是那女子哭的地方,她还能微微听见声音,可是这地方没有借力点,自己爬不上去。
    合锦看向四周,不死心地寻找着,而后一咬牙,向小厨房快步走过去。她把金蒲叫了出来。听她说墙外有奇怪的人在哭,金蒲吓了一跳,通过她的讲述,才知道这不是什么灵异故事,而是合锦好奇,那人到底在这样僻静的地方做什么。
    金蒲在她的劝说下,终于勉强同意给她当人肉梯架。合锦带着金蒲轻车熟路摸了过去,侧头听了听,外面传来了敲打东西的声音,合锦附耳轻声道:“你听,这人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做什么。”金蒲亦是一脸担忧,压低了声音问道:“会不会是针对咱们琼熙宫,要做什么手脚?”
    有可能!合锦拍了拍她,用口型道:“待我一看便知!”
    金蒲将手抵着墙壁蹲下,合锦脱掉鞋子,踩在她肩膀上,而后两人都扶着墙,小心翼翼站直起来。这里的视线刚刚好,没有了树叶的遮挡,合锦轻松地把头探了出去。只见墙后树下草中铺着两层衣服,刚才讲话那一男一女赤着身体,正在扭打。她差点没惊叫出来,平复心情之后,瞪着眼睛好奇地看,又觉得不像扭打,那男子只是压在女子之上,手都没碰到她,而女子玉腿轻蜷,口中压抑着断断续续的哭泣,鲜红的肚兜下,一对玉兔随着动作跳进跳出。
    这是……在做什么?合锦一时看呆了,那女子突然坐起身来,噙住男子的唇,伸出舌头勾画着。合锦的腿差点没软下来,心道:“这难道是吸人精髓的妖怪吗!“她早就听说有一种鬼魅,会趁着你睡觉的时候凑过来,吸走你的灵魂和生气,让那妖怪吸完,人就会如同风干肉一般干瘪下来。合锦弯下腰,用墙瓦遮着脸,只露出两个眼睛,死死盯着女子的动作,却见那男子一声闷哼,直起了身体,合锦看到了他的侧脸,吓得一个没站稳,摔了下来,还好一屁股坐在了金蒲肩膀上,减缓了下落的力道。
    身体砸在草上,还是不免发出了摩擦的声音,合锦和金蒲屏气凝神,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幸好那两人似乎没在意这声音,因为这样的野丛里经常有兔子或鸟触动植物,发出类似的窸窣声。金蒲正欲开口询问合锦是否受伤,脸色又为何如此古怪,便听到墙外女子娇笑道:“殿下依旧是好本事,让奴家日思夜想。”
    金蒲的询问噎在喉咙里,她的双眼骤然大睁,想起刚才听到的种种声音,脸红得像涂了猪血一般。合锦听到那边又说话了,不顾疼痛,跑到墙边,屏气凝神地侧耳听着。金蒲神色古怪地看了看她,也跟了过来。
    墙外两人调笑了一阵,无非是男女互诉情肠,说些想啊爱啊之类的话,合锦的眉头紧紧皱起,一直听到两人先后离开。金蒲轻轻拉了拉她,小声道:“别听了公主,咱们快回去吧。”合锦严肃道:“那妖怪在吸陈乐璋吗?”
    妖怪是什么意思?
    对于金蒲来说,这个问题却不如另一个重要,她惊问道:“公主的意思是,那男子是四殿下?”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