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录之锦上珠华 - 第四十七章 残绣囊上蕊,合婚掌中珠(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拜会过家人,便至席间答谢友人,宾这才见到文珠真容。他们大多读过那篇《佳人赋》,将其中的描写与真人一一对应,不由得艳羡廖化昌得此美福。觥筹交错中,贺喜声连连,廖化昌对宾们逐一敬酒,谢了这个又谢那个,一直到喝上了头,被两位同年举子抬回房中。
    天色暗了,喜宴的热闹气氛慢慢褪去,这间新房顿时变得静谧而陌生。廖化昌醉倒在床上,犹自在笑。文珠坐在床前打量他,见他面色发红,额头带汗,便执了手帕为他擦拭。
    手刚伸过去,就被廖化昌抓住了,那双醉眼半睁,迷离地看着她。
    文珠羞道:“官人做什么?让为妻为你擦汗吧。”
    因这声“官人”,廖化昌浑身都酥了起来,出神地感叹道:“我初见娘子之时,只觉是天仙下凡,竟不想我有这等福气,还能与你执手。”
    文珠假嗔道:“官人休要说这些话哄我,那日你到亭中歇息,对我也是彬彬有礼,气气,哪有你说的这般惊讶?想来是糊弄我的。”
    廖化昌摇了摇头,伸出两根手指,在文珠面前晃了晃,醉语道:“那是第二次。”
    “什么?”
    “那是第二次见你啦。”廖化昌用手支起身体,文珠连忙去扶,又将枕头垫在他后腰处,让他能舒服地半靠着。廖化昌拉着文珠的双手,继续解释道:
    “我初见你时,是在福曦路的马车游会上。你们大敞着车帘,正往外面抛撒钱币。周围的人都笑得很开心,唯有你,眉目中锁着千万愁丝,恰似那月宫中的姮娥,美则美矣,幽冷更甚。我不由得看了你好半天,目光想移都移不开。听人家说马车是从宫中出来的,我以为你是哪位公主,纵然对你有心,也只能放回肚子里了。没想到,老天又让我在畅春园外看到了你,那时我便想,这绝不是偶遇,而是缘分使然,是上天的安排。”
    文珠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问道:“官人一早便见过我,却不说,可是猜到了我的身份?”
    廖化昌道:“我虽至京城不久,也知道京中发生过什么大事。那是宫中的车架,你却说自己是小姐偷偷带出来的丫头,我便觉得蹊跷。直到宴会上见到锦公主,认出她正是马车上坐在你身边的那个人,由此想来,便知道你所谓的‘小姐’,指的便是锦公主。那么,你至少应该是宫中的丫鬟。
    “当时也只是猜测着,并不确信。可是午后,我见亭中那位陪伴你的婢女去向太子复命,听到她轻声说‘文珠姑娘回去了’,才明确了你的真实身份。锦公主不让你进园,你假作他人身份,太子又牵涉其中,事情如此隐秘而复杂,我怎么好胡乱说话?”
    文珠道:“所以,官人是知道我境况艰难,才写了那《佳人赋》救我。”
    廖化昌笑道:“虽不能明着行动,但所谓‘以假乱真’也是一计良策。本想着用这方法赌一把,不成功也成仁。还好,上天待我不薄。”
    他是何等精巧的心思!文珠对面前的人刮目相看,那日两人交谈,自己只佩服他学识渊博,从来没真正窥探到他内心的智慧,这人为自己筹谋这么多,现在成了自己的夫君……
    直到现在,文珠才觉得,自己体会到了真实的幸福,之前那隐隐的不甘心和不情愿消失殆尽,她主动抱了抱他,感受到他的身体因为惊讶而僵硬,轻声道:“官人此心,文珠永远铭记。只是官人明知我身份,为何不心生退意,还要冒险?”
    廖化昌伸手搂住她,低头亲吻她的头发,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你让我怎忍辜负?”
    文珠感动至极,抬起头,一双含情秀目似乎能漾出水来,廖化昌见了情不能已,凑过去含住双唇,软舌相缠,津唾交融,酒侵兰麝。已而衣衫垂堕,乌鬌披散,温肌糯糯而触手,娇胴历历而在目,渐至龙凤偕戏,鸳鸯相啼。一对喜烛彻夜燃到天明,火光跳跃间,帐内影影绰绰,耳中欢欢曳曳。
    芙蓉帐中赴巫山,温柔乡里诉衷肠。自是一番好滋味,浓情蜜意度良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