渰媛 - Γoùsんùωù.χyΖ 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侍婢退出后,小狐悄悄从卧席上爬起,来至落地铜镜前,拉开镜帘,撩起睡袍,照自己的侧身。
    十五岁的少女,身段是极纤柔的,手脚细伶伶,小腹却凸然隆起,与瘦弱的身形极不相称。
    这……确定无疑是身孕了啊。
    她双手掩住脸,拒绝面对这可怕的现实。以为伤口平复,事情就过去了,岂料厄运还杀她一个回马枪。
    怎么办?
    太傅知道了怎么办?
    一国之君未婚先孕,当然有失体统,有辱国格。但她并不在乎。她本来也不想做国君,若能被废黜,简直谢天谢地。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太傅知道后,会因此看轻她。那么努力地当国君,起早贪黑学习政务,只为留住他,讨好他,多和他待一刻。现在偏偏出了这种事情。
    怎么办?
    小狐懊丧地回到卧席上,团起拳头捶了下肚子,眉头顿时一蹙。
    痛!
    不可以这样做,还要分外当心,流产也是丑闻。
    堕胎?
    据说堕胎很危险。
    人生虽然充满烦恼和无奈,小狐还是觉得活着好。何况,堕胎需要医士和帮手。她出于羞耻,连最信任的侍婢也瞒着呢。
    由此想到椒室的嫡母文娜。
    文娜对国人立小狐当国君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自己的女儿小獾更有资格。最盼望小狐惹祸出丑的,莫过于这位骄傲的樗之邦媛了。若文娜得知她怀上野孩子,不知会怎样大肆宣扬,让她身败名裂。
    怎么办?
    小狐用被单蒙住头,第一千次问自己。
    这么倒霉的事,为什么偏偏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明明才来过两次癸水,明明只被坏人欺侮了一次,怎么就怀孕了呢?
    她一直还当自己是孩子,太傅也总是笑着说“你这孩子”,腹中怎么又莫名其妙地长出一个更小的孩子呢?
    肚子已经这样显形,还能瞒多久?——
    最近开车困难,本文写到第五章依然无车,大概我的男主被coronavirus吓得不举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