渰媛 - 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子攸出任渰之太傅,缘自叔父子荭的推荐。
    太傅在渰这个小小的诸侯国,既是主理政务的上卿,也是国君的老师,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子攸对之不感冒,却是有理由的。
    渰位于渰水边,有一国二都,在当代只能算小邦。北有娜姓的霸主国樗,南有占地广袤、一直对中原虎视眈眈的蛮国玟。渰夹在中间,亲近樗会引起玟的责难,与玟交好又会招致樗的忌惮,难做得很。
    根据子攸对天下大势的估计,渰被樗或玟吞并是迟早的事。与其回故国当现任受气包兼储备亡国奴,还不如留在玟主持藏室,挥霍这个暴发户强国的购书资金,每日与珍本秘籍为伴。
    然而,叔父的书信不断寄来,言词恳切。隔着竹简,子攸能想象他胡须颤抖,眼含热泪的模样。
    子荭属于旧式忠臣,以家国为己任,渰若灭亡,他会抢着第一个上吊殉国。
    子攸有些于心不忍了,回信问渰的近况。
    子荭倒肯说实话。
    当然不好了。自从五年前渰允许玟假道灭邯,樗就怀恨在心,屡屡找茬。玟这边呢,又把渰的岁赋涨了一成。
    子攸又问女侯是何许样人。
    与其他诸侯国不同,渰仍保留着浓郁古风,允许女子作国君。当今渰侯便是个小女孩。
    子荭乃方正君子,评价国君亦无溢美之词:还算聪明,有些任性,又惫懒,不怎么听话,亟待管教。
    子攸正犹豫着,忽然传来叔父病逝的消息。叔父对他有养育之恩,回国奔丧总是必要的。
    处理完丧事,他应召入宫面见小女侯。
    女侯的傅姆牧棠在明堂阶下迎接他。
    他们是旧相识了,曾一道受教于子鹭先生,有同门之谊。牧棠还是女侯亡母伯菱的表姊。
    傅姆的地位与太傅相当。太傅协助女侯理政,傅姆则监督她在女德方面的修为,帮她处理宫务。
    牧棠性格原本就偏庄重,做女官日久,益发严肃。见了子攸,倒是笑了下。领着他入室,闲闲道:“她长得很像伯菱。”
    伯菱。
    子攸听到这名字,心头蓦地掠过一个纤巧的身影,澹澹的惆怅。
    内室传来泠泠的罄音。
    牧棠的脸上顿时落霜,止步,问小婢:“女君还没有更衣梳洗么?”
    小婢帮忙挑开竹帘,一边答:“女君不听话时,好像没长耳朵一样。”
    内室正中有一台蓝田绿玉罄,挂在黄金铸的架上。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身着素絺睡袍,赤足站在罄旁。乌发垂至足踝,肌肤玉曜。当她转头望过来时,子攸清晰感受到她的眸光,如同明珠转动时的珠华。
    这就是伯菱的女儿,子攸对自己说,长得真像呢。
    “女君,这是子攸。”牧棠介绍。
    子攸第一次面君,跪下行大礼。
    渰女侯小狐注视他片刻,无言地转身回里间。
    牧棠领着子攸到坐席处,“她总是这样,行事有自己的主意。子荭太傅在世时,常被她气得七窍生烟。”
    小狐回来时,已穿戴整齐,梳好了发髻,在子攸对面端正地跽好,还了迟到的一礼,“请先生恕我适才无状。”
    子攸觉得好笑,“女君不必放在心上。”
    小狐又道:“我演奏的是薤露。”
    子攸明白,她是担心自己反感她在子荭丧期内摆弄乐器有失君德,遂道:“我相信女君心中对我叔父是怀念的。”
    小狐不确定地追问:“先生真的不生气?”
    子攸道:“我从不在礼仪姿态上苛求他人。”
    “如今丧事已毕,您还回玟去么?”
    “您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小狐望着他,恳切地说,“我希望您留下来,做我的太傅呀。”
    哎,她的眼睛。
    子攸去国离乡多年,曾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不眠之夜,反思自己的情感生活,以为已经放下了,但一看到这双与伯菱相似的眼眸,还是禁不住心动。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