渰媛 - 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后来熟悉了,小狐不失时机地打探他的隐私。
    “听说,您当初去玟,是因为我母亲嫁给了我父亲?”
    子攸放下算筹,斜眼看她,“我让您背诵的祖先世系表,您已经背好了么?”
    “可是,”她振振有辞地狡辩,“太宗是哪位,高宗是哪位,和我们的现实政治有什么关系呢?我把他们背下来,今年渰水就不发桃花汛了么?西来的蝗虫到了我国境内,就绕道走了么?玟要求我们缴纳的岁赋就能减一成么?樗对我国就能宽容客气些么?”
    子攸拿起戒尺,“伸出手来。”
    小狐像一只真正的小狐一样扑过来,抱住他的手臂撒娇,“您不要这样严肃嘛。”又叹气,“若您当初追求的是牧棠,也许早就成眷侣了。你们才是一路人。”
    当她在身旁时,子攸总会闻到澹澹的草木香气,清幽而干净,就像她的人,精灵不似人间少女。
    “背了这么久,我国历史上有几位女侯,您总记得吧?”
    小狐想了想,“有太祖文公。”
    子攸颔首,“文公开创我国基业,是旷世女杰。”
    “可惜被异母弟刺杀。还有武宗宣公。”
    子攸点评,“宣公文治武功均出色,我们的上都就是宣公打下的,北沟也是她在位时开凿的。”
    “可惜她渡渰水伐玟时,舟覆溺水。”
    “还有么?”
    “哲宗炀公,昏庸无道,与八侍卫白昼宣淫,为太傅子禾弑杀。”
    说到这里,她大大地叹口气,“先生,您看,我国历史上的女侯命运都不济呢。我好害怕。”
    “那您觉得怎么办好?”子攸悠然问。
    她搂紧他的手臂,无赖地笑:“您多保护我呀。”
    子攸生日,小狐亲自下厨,为他煮竹筒粽。这本是母亲或妻子的责任,但子攸母亲已逝,尚未娶妻。
    牧棠知悉少女心事,无言地给她打下手。见她碾碎青蒿,漉汁浸米,不由得扬起眉毛。
    子攸食粽时,见米色翠绿,问牧棠:“你告诉过女君,我喜食青蒿粽?”
    牧棠摆首,“我也诧异呢。她们毕竟是母女。”
    子攸喜食青蒿粽,只有牧棠和死去的伯菱知道。
    小狐入室来,仍围着靛青的围裙,笑吟吟看他吃,忽然问:“太傅,我父亲那样一个人,我母亲为何要舍你而就他呢?”
    提起当年事,子攸心中犹有芥蒂,“很少有女孩能抵挡做国君夫人的诱惑。”随即觉得这样说对伯菱不太公平,又补充,“你的外祖父多内宠,外祖母处境不佳,你母亲高嫁,也是想为你外祖母争口气。”
    其实,伯菱嫁给渰侯后,很快就后悔了,终日郁郁。当大国樗要嫁邦媛与渰侯后,她又非常配合地死去了,细节十分可疑。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