渰媛 - Γoùsんùωù.χyΖ 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射箭之后是狩猎。
    有人递给小狐一张软弓,牵来一匹矮腿马与她。她便将烦恼暂时抛诸脑后,骑着马在猎场里奔突,不多时,猎得三只兔、一头鹿。
    芷侯却说那鹿是他先射中的,场中人自然信他的多。孟聃见小狐长睫眨眨,不分辩,便不替她说话,任由芷侯占了鹿去。
    小狐再度上马,居然又猎得一头黄羊。
    晚间,孟聃设宴,烤了野猪和黄羊。
    小狐奔波一日,劳心劳力,已有倦意,闻到烤肉香气,方提起精神来,尝了几片,味道殊不恶。
    却听笙侯首先发难:“渰之罪过,盟主不欲过问了么?”
    众人的视线都落到小狐身上。
    来了,小狐想,放下玉箸,坐直身子,端正容色,专心应对。
    孟聃亦收敛起射箭场中的色气,一脸的公正严明,问小狐:“渰侯,你邦为夏之诸侯,近年来却频频向南蛮之玟缴纳岁赋,却是为何?”
    小狐答:“五年前,玟子率军攻占我下都,为退敌,我邦不得不答应缴纳布帛谷物。”
    玟子指的是当今的玟王弗闐(音“田”)。玟不承认夏天子,其君主亦称王。而诸夏鄙视南蛮,因夏天子曾封玟始君为子爵,便称玟王为玟子。
    芷侯问:“玟子来攻时,为何不向诸夏求援?”
    小狐娓娓作答:“十年前,玟子攻栗,栗太子到笙求援,在笙宫前哭了三天三夜,亦未能劝服笙侯出兵。栗最终亡国。我邦害怕像笙那样,令中原诸夏为难,故选择独力退敌。”
    笙侯听了,不由得面红脸涨,站起来,厉声问小狐:“今春大旱,你邦截断长溪水,致使我鹿丘邑良田颗粒无收,又当怎讲?”
    小狐转头问孟聃:“诸位今日是要问我通玟之罪,是也不是?”
    孟聃颔首。
    小狐遂对笙侯一笑,“还请笙侯不要偏题。”
    芷侯又发难:“渰侯这样振振有辞,是不准备认错了?”
    小狐睁大眼睛看他,脆生生地问:“我何罪?”
    “纳赋于玟。”
    小狐道:“若诸夏能保证下次玟来攻时,出兵援渰,使我邦不至于孤立无助,我便停止向玟纳赋。”
    笙侯冷笑,问樗侯孟聃,“盟主这样轻易饶过渰,未免太慈软了吧?”
    孟聃手握酒樽,闲闲问他,“表兄有什么高见?”
    笙侯咬牙道:“渰不仅要停止向玟纳赋,还须按历年向玟缴纳岁赋的数目,向樗、芷、笙各纳一年赋。”
    芷侯等便拍手,“好主意。”
    樗侯一笑,也似嘉许,问小狐,“这样可好?”
    小狐摆首,“我邦连年向玟纳赋,民生已多艰,若应下这条件,必然不堪重负。我身为国君,亦无颜面见家中父老。恕我不能从命。”
    孟聃笑着看她,“我给你时间考虑。”
    小狐仍拒绝,“我已考虑清楚”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