渰媛 - 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晚宴不欢而散,小狐正欲回楼船,弗闐的近身寺人碽驾一叶兰舟来至水阶前,道:“女君,我送您到宾馆。”
    小狐遂登舟。
    仆从则搭另一大舟,在后尾随。
    水道曲折,始终未出宫墙。转千弯,来至山坡上一处宫室。殿阁建于桂树丛中,楠木架构,金丝烂漫;饰以兰窗桂槛,非花期室内亦充盈木香。
    寺人碽将小狐让至寝阁,见她一路美目流盼,有惊奇之色,亦十分感慨,“馆娃宫落成十六载,今日始得女君眷顾。”
    “十六载?”
    “是的,”寺人碽有深意地看她,“二十年前,大王自渰归来,即命人赴南越伐木,在此建造宫室,历时三年始成,名之曰馆娃。”
    小狐暗想,怪道那几年弗闐频频邀她金风起时访玟,原来是想她来领略御沟冷月,桂华飘香。自己不欲给他“召之即来”的印象,倒辜负了他一番好意。
    寝阁内,几个垂髫少女正在整理茵衾帐幔。
    寺人碽道:“隔壁有浴室,女君可先去洗尘。”
    浴室内有一方青玉池
    夲伩ωēI壹導航網站:んǎIㄒǎηɡSHυωυ(嗨棠圕箼)丶℃Oм 請ㄐヌ鑶備砽,兰汤滟滟,满室蓊郁的芬芳,氤氲的蒸气。
    小狐披了素纱浴衣,缓步下池,游了一会儿泳,靠在池壁旁小憩,抬头欣赏屋顶玲珑的木构与雕琢精美的窗棂槅扇。
    南方宫殿建筑高大,连浴室都是这样轩敞。
    馆娃是收贮美女的意思。没做被馆的娃,是件遗憾事么?她下意识地摆首,宁曳尾于涂中。
    回至寝阁,弗闐已等在那里,轻袍缓带,也已浴过。他从婢女手中接过巾帕。小狐便在他身前跪下,由他将一缕缕湿发绞干。
    她这一头及踝长发,浓泽流丽,连两个女儿也喜欢,每晚浴后,争着帮她绞干、梳蓖。
    弗闐丢开巾帕,自身后搂住她。
    中年枯瘦的她,有一身梅枝般清傲的骨头,肌肤幽凉。与他抱惯的软玉温香比,更多几分妩媚。
    弗闐一根根骨头捏遍,笑道:“真是个硬气的人。”
    小狐捉住他的手,按在胸前,“劳驾,这里。”
    就如小犬喜欢顺毛,她喜欢被人揉乳,尤其中意他刚柔并济的力道。给他揉弄了一会儿,骨软筋酥。
    “舒服?”弗闐在耳畔问。
    “嗯。”
    “那也教我舒服舒服。”
    说罢,掏出早已昂扬硬挺的阳物,自身后进入她。抓住她娇圆的臀,大开大合地穿刺起来。
    小狐教他撞得支持不住,双手拄地,羞恚道:“你不能这样待我。”
    弗闐低头看她被撑得圆圆的花口,津津有味地吞吐着阳物,蜜露嘀嗒,笑道:“你心里是喜欢的,女君。”
    小狐沉默承受,不似往常忘情呻吟。
    弗闐暂停律动,拥住她,“怎么了?”
    “我不喜欢。”
    他拔出阳具,转过她的身子,面对面地交合,“这样可好?”
    小狐横他一眼,闭目不答。后入式固然刺激,不如面对面款款有情意。
    “怎么还是不出声?”弗闐交欢时,最喜听她吟哦助兴。明明甘泉汩汩,却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
    “不开心。”小狐幽幽叹。
    弗闐捧着她的脸颊,且吻且说道:“做这样快活事,还不开心!季蠡那边,我教阿瑰领兵去就是。”
    小狐启眸看他,“当真?”
    弗闐重重一顶,有些负气地说:“从来都是你欺我,我几时负过你?”
    小狐知他心结,冷笑,“我只有阿淘一个,你与别个女子所生的孩儿,两个巴掌也数不过来——”
    “闭嘴!”弗闐最烦提阿淘,“男人和女人,这是能相比的么?不许说话,只许叫床。”
    小狐把头一偏,索性不看他。
    弗闐闷闷地射了,在她颈上咬一口,“咬死你这没有心的女人!”
    小狐抬手摸摸咬痛处,暗忖:幸得有阿瑰。
    阿瑰生来忠厚,最重手足情谊。便是弗闐不答应,他也定要出兵援季蠡的。他们父子多年相依为命,感情极好,弗闐对爱子从无一个不字。
    弗闐伏在她身上,歇息片刻,又动作起来。
    小狐曲腿盘在他腰上,且尽今夕之欢。从今以后,有生之年,她无意再来玟了——
    下一篇《疯妇》。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