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下婚 - Ρo1⑧M.Cōм 90-牧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里,趁着大家都睡着的时候,何崇拍了下王准,两人悄悄凑在一起。
    “乌神山是怎么回事?”何崇低声问道。
    “传说山中有神族存在,是蚩族的守护者,受到他们的崇拜和祭祀,所以被视为圣山。”
    何崇沉吟片刻,“会不会是什么别的人住在山里?”
    王准摇头,“没人知道山里是什么情况,乌神山一脉蜿蜒陡峭,不知道多少人进去之后,再出来时已成了山下的尸体。”
    山里多半是有些人与世隔绝地聚居着,所以不希望安宁的生活被打扰,而且他们或许是有什么特殊技能,让人忌惮,所以才被蚩族当作神。
    何崇想了想,“从明天开始,我们慢慢挪到山腰去,看看有没有出路。”
    “……好。”
    次日天刚亮,趁着士兵还没来催促,何崇把打算告诉了众人。等到了采石的山间,他们便沿着以往开采的痕迹,从山脚慢慢往半山腰移动,边走,还边装模作样地敲打着。
    “喂!不准爬那么高!”有个士兵吼了句。
    “山脚下的好石头快开采光了,我们到半山腰看看。”何崇转身应了句。
    “不要超出我们的视线范围!不然弓箭伺候!”那士兵警告道。
    何崇没再说话,只示意大家继续往上爬。
    不同于山脚下,半山腰处散布着稀疏的低矮树丛,何崇没有爬太高,他站在树丛边缘,仔细地四处望了望,确实是荒无人迹的样子,不知道越过树丛,继续往山顶走,能不能翻过这座山。
    “都回来!你们离得太远了!”又传来士兵的喊声。
    何崇示意大家稍稍往下滑一点距离,听到士兵不再嚷嚷了,他们才干起活来。
    等一天的劳作结束,一群人回到地牢,天已经黑了。
    吃饭的时候,何崇问了句:“大家的伤都好了么。”
    他看向牢里的每个人,大家都点点头。
    药是那天下工时,他向库牙讨来的,只不过是些普通的伤药,库牙一开始严词拒绝,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
    后来是他说,天冷了,要是大家带伤干活,伤势会加重,更会影响开采的进度,库牙听了,这才让人给了他两瓶伤药。
    “幸好何大哥要了伤药来,我们的伤势都好得差不多了。”他们中最年轻的那个,似乎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说道,“何大哥有什么打算,我们都支持。”
    众人纷纷点头。
    “那好,半山腰上虽然多荆棘尖石,但我们可以用斧凿劈砍,清理出一条路来,再往山顶去,就是密集的树林了,到时我们借着树林的掩护爬到山顶,直到安全的地方,再从山顶下来。”
    “不论山坡有多么陡峭,我们都要爬上去,开路的事,从明天就开始,越快越好,不能被他们发觉。”
    见大家无异议,何崇才吃起了东西。作为俘虏,他们的饭食也就是勉强能吃的程度,半生不熟的饭,飘着零星油花的野菜。蚩族一向喜食肉类,能找到这么多野菜来应付他们,可真是有心了。
    绡儿……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她应该已经知道船队遇袭的消息,但他此刻却回不去,她一定很担心。
    何崇抬头看了看夜空中露出半边的月亮,这里没法传递消息,他要尽快回去。
    乞哈所在营地的边缘处,有个牧民赶着十几只羊,停在帐篷外,守卫的士兵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他把羊交给他们,然后就进了帐篷。
    “达鲁,你又来给我们送羊了,像你这样忠诚的牧民,王一定会奖赏你的。”帐里的士兵给达鲁倒了一碗热腾腾的奶酒。
    “像你们这样的勇士,一直为蚩族战斗,你们能收下我的羊,是我的光荣。”达鲁一口喝完,说道。
    “唉,幸好你送了羊来,不然我们的日子就真不好过了。”那个士兵叹道。
    “勇士,你们遇到困难了吗?”
    “是的,前段时间王率兵突袭琅朝,本想抢些粮米回来,结果一无所获,只抓了些没用的俘虏,白白浪费食物。”
    达鲁眼光一闪,见士兵看向他,忙低下了头。
    “这里的食物就快不够吃了,王的处境你也知道,要是再找不到食物,我们就要挨饿了。”士兵担忧地说。
    “我下次再给你们送点羊来。”
    士兵摇摇头,“就算把你的羊都送来,也只够大家撑过几天。”
    “那……”达鲁愣了下,“王为什么还要养着那些俘虏呢?以往不是都直接喂狼吗?”
    士兵叹了口气,“王想建一座宫殿,库牙就让他们到乌神山那边采挖石头去了。”
    “建宫殿?可是现在食物都快不够了……”
    “没办法,谁让他是王呢,再说,干活的是那些俘虏,营里兄弟们暂时不用出力,也算是王对我们的优待了。”
    达鲁没再说话,那士兵拍了拍他肩膀,“达鲁,你这一路过来,肯定也累了,今晚还是住在帐篷里吧,等天亮了再走。”
    “好。”达鲁解下身后的包袱,把一张羊绒毯铺在地上,躺下就睡着了。
    后半夜的时候,士兵去值守了,帐篷里进来了别的士兵,他们见地上睡了个牧民,都没怎么在意,有时是会有些牧民因为天色太晚而请求住进他们帐篷里。
    黎明时分,达鲁醒了,他见帐里士兵睡得东倒西歪,悄悄卷好了毯子,背上包袱,掀开帐门,离开了。
    当日深夜,琅朝军中有人快马加鞭出了桦县,往南方术州而去。
    梁尘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当时,他正在和柳绡用膳,听到消息的时候,柳绡的筷子落到了地上。
    “梁尘,你是说,何崇他还活着?他没有死,是不是!”柳绡拉着梁尘的袖子,急切地问道。
    “是,现在他和其他琅朝士兵成了俘虏,正在为乞哈的宫殿挖石头。”
    “我就知道,他怎么会出事呢,他一定没事的,梁尘,你们什么时候把他救出来?”
    “我今晚就回信,安排好人手,他们开挖石头的地方在蚩族的乌神山附近,我会暗中派人到那里,先跟他们联系上,然后再协助他们逃离。”
    “太好了……”柳绡忍不住擦了擦眼角。
    “先吃饭吧,柳绡。”梁尘看着她清瘦的脸庞,心中泛起一丝叹惜。
    ——
    2000+完成  (*?????)?大哥的剧情大概还有1-2章就要暂停了(剧透了哈哈),何岩就要上线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